第二章 溪云初起 第十四节 领兵出征

共尉看着远去的车队,挥手告别。

葛婴的家人走了。

葛婴自杀于狱中,他的老婆儿子在陈县陷入了困境,陈胜虽然派人送来了一些粮食和钱帛,可是他每天有很多事,很快就把葛婴的家人忘记了。随着与葛婴相识的故人一个个离开陈县出征,剩下的那些人见陈胜不再理会,也不想再和葛家有什么关联,生怕陈胜知道了有什么不快。没有了救济,葛家很快就断粮断钱,幸好共尉及时的上门,送去了钱粮,才免于流落街头。

葛婴死之前,已经把其中的利害关系与家人说得明白,所以他们虽然知道是共尉劝葛婴自杀,却知道这些都是出于陈胜的意思,对共尉本人并没有什么意见。他们十分感激共尉,可是总受人接济终究不是个事,于是他们托共尉向陈胜请示,希望能回到家乡,自谋出路。

陈胜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葛婴的家人,他让共尉传话,想授予葛婴的儿子官职,让他在宫里为郎,领取一份俸禄维持家计,以示不忘葛婴以前的情义。可是葛婴的夫人拒绝了,她对陈胜已经失望了,她已经失去了丈夫,不想再失去儿子,坚决要求回家。陈胜无奈,只得让人送了一些钱,又派了人一路护送他们回家。

共尉就是来送行的,他送了一大笔钱财给葛婴的夫人,又送了不少食物,让他们路上食用。看着对岸的马车渐行渐远,共尉忽然觉得一丝疲乏。

共尉这些天很忙,有了陈乐的接引,他与那些名士的交往越来越密切。虽然说那些名士依然没有投入他门下的意思,但是言语之间总算能接纳他了。而他脑子里好积累了两千多年的知识,也渐渐的显露出了威力――不少博士高人找上门来辩论,当然了,最后谁也没有说服谁。那些技术方面的知识他有较强的说服力,但是哲学上的事情,本来就没有一定之规,共尉虽然知道后世的一些理论,但是比起那些高人来,他的辩说能力相形见绌,往往是谁也说服不了谁,一拍两散。

“将军,今天就休息一下吧,不用回去再吃那些人的口水了。”陈乐伸了个懒腰,看着野外的风光惬意的说道。这些天他一直陪着共尉和那些名士高人说话,共尉固然是不厌其烦,他也是不堪其扰。和共尉两个人讨论技术,他很有兴趣,可是陪着那些人说话,对他来说简直是受罪。现在共尉的名声已经渐渐的打响了,今天又已经出了城,他就想趁机偷个懒了。

“好啊。”共尉哈哈一笑,指了指鸿沟,“要不,我们在河边走走,钓钓鱼?”

陈乐搓着手乐了:“哈哈,将军,我是想钓鱼,不过没带鱼竿,我们就随便走走,散散心吧。”

共尉笑着点点头,两人举步并肩向前走去。刚说了两句闲话,忽然来了一个宫里的涓人(侍从官)。那个涓人走得气喘吁吁的,三步并作两步赶到共尉面前,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将军,大王召你立刻入宫。”

“什么事?”共尉见这人如此慌张,不免诧异起来。他看了一眼陈乐,陈乐也十分意外,他略一思索,立刻喜上眉梢,推了共尉一把:“既然是大王有令,将军就快去吧,我一个人走走就是了。”

“二少爷也要一起去。”那个涓人接着说道。

“我?”陈乐也不解了,他只是共尉府上的一个食客,根本不是陈胜的下属,陈胜为什么招他去?他还没说话,那个涓人低声说道:“葛婴将军的旧部反了,大少爷……被秦嘉所杀。”

陈乐顿时如遭重击,浑身冰凉,一下子傻在那里,他连怎么被共尉推上车的都不知道,稀里糊涂的就赶往王宫。

王宫里,陈胜暴跳如雷,陈姬坐在一旁,泣不成声。秦嘉斩杀陈畔,陈姬痛彻心肺,她抢走了共尉的出征机会,是希望陈畔能掌握一定的实力,建功立业的,谁曾想反倒送了陈畔的性命。而陈胜考虑得更多的则是陈畔被杀,他的威严受损。秦嘉不仅不听他的号令,还杀了他派去的人,更何况这个人还是他的亲戚,这种污辱就更胜一筹,让他如何能咽下这口气?

所以他立刻派人去找共尉,他要派共尉去击杀了秦嘉,替他挣回这口气。

博士孔鲋听到这个消息,也大吃一惊,连忙赶来劝阻。他苦口婆心的劝说,现在陈县周围已经没有什么兵力了,也没有几员大将。如果再让共尉带走一部分人马,陈县就成了不设防的国都。虽然现在西征的周文已经深入咸阳,可是毕竟还有不少秦军在周围诸郡活动,他们现在忙于剿杀各地如星罗棋布的义军,可是谁能保证,不会有人偷袭陈县?

暴怒的陈胜根本听不下孔鲋这种近乎陈词滥调的劝说,他被秦嘉对他的蔑视给气昏了头,不杀了秦嘉,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咽下这口气。

就在他忍不住要对孔鲋发火的时候,共尉拉着失魂落魄的陈乐来了。

“阿尉,你立刻准备出征,到东海去收拾葛婴旧部,击杀秦嘉。”陈胜不容共尉喘口气,立刻下达了命令。共尉连忙抱拳,大声喝道:“喏!”

“大王,不可啊。”孔鲋都快哭出来了,他扯着陈胜的袖子,眼睛瞪得溜圆,冲着共尉吼道:“共大人,你学识渊博,见解过人,难道就看不出眼前的险境吗?陈县兵力本来就十分空虚,如果你再带走几千人马,陈县如何能应付意外情况?难道你也希望象那些将军们一样拥兵自重,只顾自己的功业,不顾大王的安危?”

共尉顿时哑口无言。他被孔鲋一下子说中了心思,不知道如何反驳才好。

“大王,将军不要那么多人马,只要两千人足矣。”陈乐含着泪,上前躬身施礼。

陈胜也被孔鲋的话说得有些不知所措了。他倒不是担心陈县的兵力空虚――这一点上,他有近乎顽固的自信――他是担心共尉手里有了兵之后拥兵自重。武臣、宋留他们是自己的亲信,而共尉却是刚跟他的,他对共尉的信任,比起武臣、宋留来要差好多――他还不知道,武臣这个他最相信的大将,已经做出了让他不能接受的事情。

“大王,臣带两千人足矣。”共尉犹豫了一下,也接着说道:“臣相信,葛婴将军的旧部,并不是每个人都背叛了大王。他们一定是听信了谣言,误会了大王。臣去向他们解释清楚,一定可以消除他们的误会。”

陈胜松了一口气,他上下打量了一下共尉,有些担心的说道:“阿尉,你放心的去吧,寡人相信你不会做出让寡人失望的事来。你属下的人马,我不会调拨给其他人,全部交给你的父亲。”

共尉心头一凛,他知道陈胜这句话看似信任,其实是提醒他:你的家人全在陈县,千万不要有什么其他的想法。一丝悲哀油然而生,片刻之后,他以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样吞声道:“请大王放心,臣一定忠于大王,不敢有非份之想。”

“寡人相信你。”陈胜伸过手来,轻轻的拍了拍共尉的肩,扶着他向大殿外面走去,站在门口,看着那些在烈日下纹丝不动的郎中,他故作轻松的问道:“你准备带哪些人走?”

共尉已经控制住了自己的心情,他考虑了一下:“臣准备带亲卫营五百人,斥候营二百人,自领的本部一千人,一共一千七百人足矣。”

陈胜转过头看着共尉,眼角露出了一丝笑意。看来共尉没有什么异心,曾经跟随他血战的三个亲信校尉一个也没有带走。“是不是有些少了?”他有些担心的说道。

“不少,东海郡没有什么强大的秦军,臣带这些人已经足够了。凭借大王的威名,臣一定能收复葛将军旧部,击杀秦嘉。”共尉转身躬身施礼:“孔博士说得对,陈县是国都所在,干系重大,不可无兵。要不然,臣在外也会心有不安的。”

“好。”陈胜叹了一声,用力一拍共尉的肩膀:“去吧,替寡人好好教训秦嘉那个狂徒。”

――――――――――

晚上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