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节 避实击虚

汁父午回到了彭城,共教接手了蓖城的防务。共尉希才四什营、虎豹骑等一万五千人马向西进。魏豹、周叔随行。魏咎的儿子被魏咎留在了旺胎,既是托孤,又有做人质的意思。

八月中。共尉到达陈县,陈县守将吕释之到鸿沟边相迎。和共尉、魏豹等人见过礼后,吕释之又和田锦江、灌婴等人家喧了几句,然后一眼看到了周勃。

你也来了?”昌释之很意外。拉着周勃的手笑道。

“喏。”周勃一笑,却没有说什么。只是躬身给吕释之行了一礼。吕释之现在是将军,他只是个校尉,军阶上差不少。

吕释之笑了笑,也没有多说。他知道周勃这个人稳重寡言,不是那种话多的人,和开朗健谈的刘季是两种类型,他喜欢周勃也是因为这一点。

“跟着君侯好好干,以你的能力。一定会立大功的。”吕释之鼓励的拍拍周勃的手。周勃感激的笑了笑,还是没有说话。吕释之是刘季、共尉的妻兄,又有学问,周勃一直比较尊敬他。

共尉看着昌释之和周勃说话,没有吭声。自从把周勃从刘季那边挖过来,他没有立即提拔他。虽然周勃是个人才,可是他毕竟是刘季的人,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他要观察一段时间。经过几个月的考察,他现周勃做事很稳重,体力又好,对使用弓弩手有一些心得,这次出征。他就特地组织了一个由三千弓弩手组成的强弓营,很多人都看中了这个强弓营的校尉之职,比如共尉的亲信金昂就曾经向共尉表露过想带这个强弓营的意向,可是最后谁也没有想到,强弓营的校尉最后会是平时金口难开的周勃,就连周勃自己也没有料到。其他人不敢置疑共尉的决定。可是私下的议论却不少。都在等着周勃犯错。他们好顶上来。吕释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鼓励周勃。周勃自然十分感激,可是他心里虽然感激,脸上却还是没有太多的表情,甚至一句感谢的话也没说。

共尉觉得这个周勃还真有意思。不过让他遗憾的是。后世那个驻扎在细柳营的名将周亚夫还没生,周勃穷。穷得三十大几了还没娶老婆,儿子就更没戏了,所以那个名将之魂现在还不知道在哪个地方游荡着准备投胎呢。

进了陈县,吕释之设宴接风。共尉、魏豹以及诸将一起出席。共尉和魏豹坐在上面,周叔、吕释之、吕翌相陪,其他诸将都坐在下面。酒宴过后,共尉将魏豹留了下来,一起讨论下面的行动。

畏释之先介绍了最新军情。

魏王咎**之后,秦军入了临济城,章邯还算讲道义,果然没有屠城。项羽因为兵力不足,没敢贸然进攻,只得后退等待项梁的大军。章邯也没有在乎他。留下司马欣守临济城。直接带着大军追齐人去了。齐王田檐战死。眼下齐人已经乱了,齐相田荣根本没有斗志,他只想尽快回到齐国去,所以被章邯追在屁股后面一顿猛打。到东阿的时候。他已经溃不成军。不敢再跑,只能困守东阿城。同时向项羽求救。项羽和项梁汇合后。兵十万余,已经向东阿追过去了。至于是不是已经交战,战果如何,目前还未得知。

但是临济城现在只有五千多秦军,这是事实。

魏豹大喜,一拍大腿站了起来:“太好了,我走之前,让雍齿他们留在城外收拢散卒,估计他手里还有点力量。再有君侯相助,我们先夺回临济城再说。”

共尉和吕释之互相看了一眼,不经意的皱了皱眉头,一点同意的意思也没有。魏豹有些不解。看着他们说:“怎么?君侯觉得不妥?”

“你估计雍齿能有多少人马?”共尉没有回答他,而是反冉了他一个问题。

“这个,魏豹也没什么把握:“大概三五千总是有的吧?”

“就算有五千,我们的兵力也不足啊。”共尉摇了摇头,“秦军五千人守城,我们就算有足够的攻城器械,也得有两万人才行。我们现在是有两万人不假,可是打下临济城之后。如果章邯又回来攻城,我们怎么办?”

魏豹无言以对。

那”不夺临济城?”魏豹犹豫了半晌,还是有些不甘心。临济是他们的都城,如果还在秦军手上,他们就是亡国。只有夺回临济城,魏国才算是重新复国了。

临济是要夺,但眼下不行。”共尉安慰了他一句。然后扯过地图。手指在东阿上重重一点:“田荣困守东阿,武信君已经赶去解围的能力,解东阿!围,应该不是难事六我们千里沼四攒。”公,未必帮得上忙。但是秦军耐战,武信君想要全歼章邯基本是不可能的,章邯大败之后,一定会返回临济。临济城现在是易攻难守,夺之无益。”

“那我们夺哪?”魏豹瞪起了眼睛,十分沮丧。共尉说得不错。经过四个月的围城,临济城已经废了,就算秦军会抢修。那也极其有限。但是不夺临济,又能打哪个城呢?

共尉没有看他,手指伸过大河。指向了邯郸、巨鹿:“更可怕的是,秦军的长城军团已经深入赵地,追亡逐北,所向披靡。赵军根本不是对手,我们何必去自找麻烦?”

魏豹看着侃侃而谈的共尉,心里忽然一阵冷笑。这个据说是善战无前的勇将,原来也是个懦夫,说什么临济不能守,说什么项梁能打败章邯。全是屁话,都是骗人的。他根本就是怕吸引了河北的秦军注意力。怕被秦军击败,击破他战无不胜的神话。

共尉膘了魏豹一眼,突然停住了对战情的分析,他从魏豹的眼神里看出了不屑,看出了鄙夷。他忽然笑了:“魏兄,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魏豹一惊,连忙避开了眼神,摇摇手,掩饰的笑道:“没有,没有,我正在听君侯分析。看先打哪座城比较合适呢。”

“大粱。”共尉应声答道。

“夫梁?”魏豹愣了一下,随即一喜。

大梁好啊。大粱原来就是魏国的都城,不管是人口还是城防,都要比大粱强。魏王咎在临济复国之后,一直就想着夺回大梁做国都,但是他还没付诸行动,就被章邯给围在临济了。

“大梁好,大粱好。”魏豹欣喜的连表叫道,刚叫了两声,又停住了,有些怀疑的看着共尉:“君侯,大梁可比临济艰固多了,能拿得下吗?”

共尉收回手,摩挲着下巴:“拿应该拿得下,只是损失估计会比较大,不瞒你说,我也在犹豫呢。”他把目光转向颍川郡:“我打算先向西进入颍”郡,和韩军会合一处。然后再取大梁,这样可能更有把握一些。只是,”

魏豹见共尉犹豫不决,似乎有什么顾忌,连忙问道:“君侯,这是个好办法啊,君侯还犹豫什么呢?韩王成和秦将桓腑不相上下,正打得激烈。谁也占不了上风,君侯如果能参战。则桓酶必败,韩国就可以扫清境内,重建韩国,到时候再帮我复国,把握确实要大得多。”

共尉摇了摇头:“计是好计,只是我带的插重却没有考虑这么多,只怕是帮了韩王,就帮不了你了。光有兵,没有粮草、兵器,这仗也难打啊。”

魏豹听了这话,顿时象是被一盆冷水浇了个透湿,他有些搞不清共尉的意思了,他究竟是想帮忙而实力不足呢,还是确实担心辐重不足?他正在揣摩,周叔轻轻的咳了一声,魏豹看看他,有些烦躁的说道:“你有什么意见,就直说吧?”

周叔腾的闹了个大红脸,他看出了共尉的想法,正想提醒魏豹呢,没想到魏豹当着外人的面这么不给他面子。一时有些恼怒。见共尉和吕释之也看了过来,只好强压着不快,轻声说道:“君侯何必担心这个。呢,就算君侯没有准备这么多插重,我魏国和韩国也不能坐视不管啊。君侯不辞辛苦来帮我们复国,这粮草、辐重。我们自然要竭尽全力的供应君侯了。”他注视着魏豹,拱了拱手:”臣粗陋之计,还请公子定夺。”

弗尉和吕释之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然后将目光看向魏豹。魏豹这才明白周叔的意思,也有些尴尬,只好避开周叔的眼神,连声说道:“周将军说得对,君侯来帮我复国。这粮草辐重当然由我魏国来负担。至于兵器之类的,请君侯放心。韩魏皆走出铁之处,冶铁之处甚多,肯定能满足君侯所需。”

共尉笑了,他要的就是这个结果,韩国和魏国都走出好铁的地方,他提供给陈乐做试验用的铁还是辗转从大梁搞到的,如今要替魏豹打仗,岂能不捞点本钱?这个魏豹急着复国。却不知道请人帮忙就要出血的道理,还要周叔来提醒,比起他的兄长魏咎来差远了。倒是这个周叔,思维敏锐,见识过人,难怪魏咎走到哪里都带着他,不过他和魏豹似乎不太合槽,这也许是个把这人挖到自己帐下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