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秦亡楚兴 第四节 战战兢兢

陈余看到张耳的时候,煞然想起来一件事,顿时后悔莫蟹,泛鹿之危解了之后,他一直在考虑怎么和项羽重归于好的事情,居然把进城这件更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昼相陈余堆着笑,抢上一步给张耳行礼,张耳却不冷不热的让了开去,露出身后的赵王歇,面无表情的说道:“陈将军好生冒昧。岂有不先给大王行礼,反给我张耳行礼的道理?”

陈余顿时再红耳赤,无言以对,转身对赵王歇拜了一拜:“臣陈余见过大王

“将军辛苦了赵王歇有些局促的看了一眼张耳,忙不迭的还礼。张耳、陈余是拥立他的大功臣,现在的大权也全在他们手中,他可不敢怠慢这两位。

陈余哪有心思跟他纠缠,给他行完了礼,刚准备再和张耳说话,张耳却在申阳、张教的陪同下往前去了,扔下陈余尴尬的站在那里。陈余不免有些恼火,可是想想自己确实也有错,便强笑了笑,由李左车的陪着,一起向楚军大营走去。

盛余和田安等人都看出了张耳和陈余之间的不和,也十分意外,张耳、陈余号为创颈之交,情同父子。怎么会闹成这个样子?大概还是因为他们坐视巨鹿城被围而不施以援手的缘故,张耳都能如此,那项羽心里的恼火就更可想而知了。一想到这个,猜测看到楚营可能遇到的情况,他们也有些不安起来。

楚营的情况远比他们想象的严重。

三百头戴虎面具,上身描虎纹的勇士叉道而立,手持寒光闪闪的斩马剑,看不清脸上的表情,可是眼神狞厉。让人胆战心惊,左边是共尉的陷阵营,右边是项羽的江东子弟兵,都穿着两天前血战时的战袍。血迹斑斑,手中的盾牌上剑痕累累,手中的剑戟也同样血迹斑斑。一万精骑分成两部分,手持长戟。列在步卒的两侧,左边是虎豹骑,右边是项羽刚建立的亲卫骑,人如虎,马如龙,是个标准的战阵。两万多士卒,一个个,横眉竖目,杀气腾腾,根本不象是迎接张耳、陈余等人,而是准备再次与秦军恶战一般。

陈余等人目瞪口呆,互相看了看,都有些搞不清状况了。陈余看向李左车,李左车也皱了皱眉头,又一起看向田壮,田壮心知肚明,镇定自若,却一声不吭。几个人正惶惶不安的等着,一阵轻快的鼓声响起。有人拉长了声音高声大喝:“将军出迎一”

张耳陪在战战兢兢的赵王歇身边。举目看去,只见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将军,披着血色披风,在两个亲卫的陪伴下,从营中大步走了出来,穿过三百虎士列成的一百五十步甭道,很快就来到众人的面前。

“大楚广陵侯、次将军共尉。见过大王和张相共尉一撩大氅。露出身上的精甲,对着赵王歇和张耳露出和善的笑容,拱手欠身行了一辛吃

张耳认识共尉。赵王歇却不认识,他有些诧异的看着眼前这个唇边只有一抹细软胡须的年轻人,心中感慨不已,一个农夫,这么年轻就做到了楚国的次将,手下有数万精兵。多次以少胜多击败秦军,真是少年英雄,与他们相比,自己这个赵王可真是窝囊到家了。

“有劳将军来援我赵国,又蒙出迎。幕人感激不尽。”赵喜歇客客气气的回了一礼。

张耳看着英姿勃的共尉,也有些意外。在陈县的时候,共尉还不脱农夫本色,见到仙们这样的名士的时候,虽然也是侃侃而谈 但多少还带着些拘谨,可是现在他经过了一年多的历练,已经脱去了那份生涩。在任何人面前都已经挥洒自松了。

“将军别来无恙张耳带着些许矜持,稍稍欠了欠身:“上将军可在营中?。

共尉看着还在装的张耳,微微一笑,装作没听出张耳话语中的责备:“上将军正在营中相候,还请诸位随我进营他冲着陈余等人拱了拱拳,也没跟他们单独打招呼,转身就走。

陈余等人心生怒气,可是又没有办法,只得互相谦虚了一会,才让赵王歇领头,张耳紧随其后,然后是陈余、盛荼,田安、田都虽然是齐人,但是他们不代表齐国,实力最弱,所以只能跟在最后面。山东诸国是礼仪之邦,但是礼仪也是以实力为后盾的,有实力的才能走在最前面,没实力的只好跟在别人后面。

赵王歇走了没几步,眼神一看到凶恶的虎士就不由自主的让了开去。闻着令人欲呕的血腥味,他十分不舒服,虽然巨鹿城被围的这段日子他没少闻血味,但他终究还是闻不惯。

张耳看着畏畏缩缩的赵王歇。心里十分不快。以一国之王的身份屈尊来见项羽,已经是丢了身份。这个时候还不能拿出点王者的气势来,那岂不是更落了下风?他抢上两步,扯了扯赵王歇,冲他使了个眼色。赵王歇这才回过神来,用力挺直了身子,竭力让自己的步子变得平稳一点。

张耳看了,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他两手交叉,摆在挺起的肚子前面,目不斜视的向前走去,跟在后面的张教、申阳、司马田等人见了。也有样学样,可是他们的身体姿势虽然勉强摆出了样子,心理上的紧张却还是让他们不约而同的闭紧了嘴巴,几个人愕径二声的向前击去,慢慢的老到两列赏十之间。共尉走得很快,张耳他们还在谦让的时候,他已经顺着莆道向前走了十来步,见他们没跟上来,便停住了脚步等着,转过身看着缓缓走来的赵王歇等人,等他们全部走到虎士之间,嘴角露出一抹阴险的笑,轻轻的摆了摆手。站在大帐前的项庄见了,忽然举起手听的彩旗,高喝一声:“举剑!”

刹那间形势突变,三存虎士忽然将手中巨大的斩马剑高高举起,搭在甭道的上方,大剑出清脆的撞击声,同时怒声大喝:“进一。

三百人同时大喝的声音像炸雷一般在耳边响起,顿时让赵王歇等人面色大变,赵王歇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抬起头,看到头顶明晃晃的斩马剑似乎随时可能落下,顿时心跳如鼓。两腿软,豆大的汗珠一颗颗的从额头滚落,他张了张嘴,想要开口叫一声,却现自己根本不出任何声音,他回过头看向张耳,张耳也是面色煞白,目不转睛的看着头上的斩马剑”僵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当然更顾不上他了。

赵王歇傻了,他很想退回去。可是张耳他们站在他的身后挡住了他的退路。共尉又走了回来,笑嘻嘻的对他说:“大王,请”

赵王歇脸色变幻不停,勉力向前行了两步,一个立足不稳,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他连忙用手撑住地面。趴在地上正好形成了一个跪行的姿势。共尉窃笑不已,也不说话,只是看着张耳等人。

张耳愣在那里,不知道如何处置这个突如其来的状况。堂堂的赵王跪在地上象狗一样的爬行,这副丑样就像一个响亮的耳光一样打在他的脸上,让他的脸烧得滚烫。

项庄再次挥动手中的彩旗,两万人同时大喝:“杀!杀!杀”。喊杀声震彻云霄,把张耳等人的最后的一点心理防线彻底击破,赵王歇已经瘫在地上几乎起不来了,张耳等人也腿脚软,一个接一个的跪在地上。面如土色。汗如雨下。

共尉哈哈大笑,负着手,也不理他们,缓步朝大帐走去。赵王歇等人战战挂鼓的跟在仙身后,一步一步的向前爬去,一百五十步的莆道看起来是那样的漫长,怎么爬也爬不到头,等他们终于爬起帐前时,他们已经汗透重衣,筋疲力尽了。

可是还没有结束,项羽没有出帐相迎,而是在帐中等着他们。赵王歇等人已经麻木了,也没用人吩咐。一个接一个的爬进了大帐,跪倒在项羽面前。

项羽居中而坐,面沉如水,共尉居右,范增居左,都面无表情的看着汗流浃背的张耳等人,英布、龙且、周殷、周叔、邸商等人按剑 而立,用鄙视的眼光看着这一帮可怜虫。

项羽十分满意,他本来只是想吓吓张耳他们,为后面谈条件创造一个心理优势,没想到这帮人不经吓,居然一个个这么丢人的爬进帐来了。看着这些跪倒在自己面前的王、相、将军,他抑制不住心中的得意。微微的偏过头,丢了一个眼神给共尉。共尉会心的咧嘴一笑,轻咳了一声。

“诸位请起项羽收回眼神。抬起手示意了一下:“请入座

没有了头顶的斩马剑,也没有了耳边如雷般的怒吼,张耳一入帐就恢复了些许平静,眼前的屈辱让他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自己英雄一生,想不到最后却以这种屈辱的方式跪在这两今年轻人的面前,名声丧尽。可是积威之下。他又不敢拍案而起,一听到项羽让他们起来,他才如释重负,第一个站起身,然后紧接着扶起赵王歇。赵王歇的身体已经全软了,张耳根本拖不动他,陈余抢上来要帮忙,张耳却不理他:“司马将军,来扶扶大王

司马田愣了一下,连忙过来帮忙。陈余只得站在那里,讪讪的入座。盛荼等人也狼狈不堪的爬起来,坐到指安的位置上,低着头,一声不吭。

等他们坐定,范增站起身来。昂挺胸的走到大帐中间,开始讲条件。面对着这帮被吓破了胆的人。范增根本没花什么力气就搞定了 容易得让范增都有些后悔,早知道他们只会点头应是,那就把条件再提的苛刻一点了。

其实条件已经很苛刻了,诸国大军虽然还保留建制,但是指挥权全部交给项羽,项羽为诸侯上将军,负责整个大军的作战指挥,必要时可根据情况做出调整。与此同时,共尉和范增也水涨船高,跟着升了职。

赵国提供大军的粮草供应,并在全国范围内征兵,扩充兵力,准备与章邯作战,继而入关破秦。

事情都谈妥了如愿以偿的占了大便宜。项羽心情好了很多,吩咐人准备酒席给张耳等人压惊,先把剑拔弩张的气氛缓和下来,然后再谈下面具体的合作事宜。在酒席上。范增又鼓动如簧之舌,大谈当前的形势,并兴誓旦旦的给众人许诺。经此一战,秦军已经只剩下章邯这一支人马,只要击败了章邯,山东六国觊觎了几百年的关中就对他们敞开了怀抱,秦始皇从六国收集的无数珍宝都将是他们的战利品,巨大的利益诱使得张耳等人都把刚才受到的屈辱放在一边,心甘情愿的聚集在项羽周围。他们都是聪明人,经此一战,楚军涧书晒细凹口况姗不一样的体脍”、说闯读好去外肛成为当之无愧的惧主,而楚军叉是掌握在这两今年轻山布士。共尉和项羽的异姓兄弟,是项羽的铁杆支持者,换句话说,楚军现在就是项羽的私军,再加上他的重瞳之相,入关之后的形势大家都可以猜出几分,这个时候不抱项羽的粗腿。那还等到什么时候?因此范增一鼓动。张耳、陈余等人就心领袖会。跟着开始给项羽敬酒,或直白或隐晦的阿谀之词活诣不绝。

酒量本来很大的项羽醉了,醉在这意想不到的成功之中。

共尉没有醉,他出奇的清醒。把张耳等人一个个的送出大营,拱手作别,最后对盛荼说:“将军,我对你手下的杂都尉十分欣赏,不知道盛将军能否割爱?”

盛荼哈哈大笑,看看共群,又看看有些不安的杂布,笑嘻嘻的说道:“共将军好眼力,我手下就这么一个有用的人才,共将军一眼就看中了。”

共尉呵呵一笑,还是看着减荼不说话。

盛荼仰起头看了一会儿天,然后将杂布拉过来,郑重的推到共尉面前:“共将军,盛荼没听杂布的话,失信于将军,未能与将军共破秦军于巨鹿城下,一直是我心头的遗憾。不瞒将军说,杂布劝我劝得差点要翻脸,我当时还真是有些恼他。现在却觉得惭愧。

这样的能人留在我的手下,也挥不出他的才干,不如让他跟着将军一起建功立业。将军年纪轻轻就有如此魄力,将来前途一定不可限量,还请将军不要记挂臧荼的一时糊涂

共尉哈哈大笑,对着盛荼深施一礼:“减将军,这话说得重了。说实话,我也对杂都尉说过,当时连我自己都没有把握,又怎么能强求诸位呢,换了我在你们的那个位置,大概也会做出同样的决定的。这件事将军就不要放在心上了,上将军是个胸怀豁达的人,只要将军以后努力建功,他肯定不会有负将军的

盛荼郑重的凝视着共尉,见他说得真诚,并无敷衍的模样,集布又将当日在共尉帐中的情况说了一遍。盛荼慨然长叹:“少年出英雄 我盛荼何其有幸,短短几天,一下子见到了两位英雄。既然共将军这么说,我盛荼就感激不尽的,以前的事不再提,请共将军看我盛茶以后的表现吧他拍着胸脯说:“我也是楚人,也会唱国殇的。”说着。他轻声的哼起了楚军的战歌。

“操吴戈兮披犀甲,车错役兮短兵接。

域荼浑厚的嗓音听起来别有一番沧桑,共尉等人听了,不禁也跟在后面轻声应和:“旌蔽日兮敌若云,矢交坠兮敌急先”一曲唱完,似乎他们的心结也解了不少,相互之间更亲热了。

盛荼抬起手臂抹去了眼角的泪珠,犹豫了片刻,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共将军,听闻将军近日添丁。减茶在此先贺过将军,来得匆忙。未带贺礼,容我稍后奉上

共尉乐了,握着盛荼的手连连摇头:“多谢将军,多谢将军

盛荼一笑,接着说道:“感荼有个不情之请,想请共将军考虑一二。”

共尉不解,打量着域荼的脸色,过了片玄说道:“老将军请讲当面

盛荼有些紧张的看着共尉的脸色。鼓足了勇气说道:“我听闻将耸与上将军有约,生男为兄弟,生女为姊妹,一男一女则结夫妻之约,可有此事?”

共尉愣了一下,皱起了眉头,这件事只有他和项羽知道,怎么盛荼也知道了?他点了点头:“不错。确有此事

“现在将军生了两个儿子,除穿上将军也能生一对双胞胎女儿,否则这夫妻之约肯定是不成了。”盛荼盯着共尉的眼睛,眨也不眨,一字一句的说:“盛茶不知天高地厚,想攀将军的骤尾,愿与将军结一门亲事。如果将军肯赏盛荼这个面子,则将军以后不论有何要求,盛荼绝无二话

共尉很意外,他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想了半天才笑道:“减将军难道也有女儿待嫁?。

盛荼摇了摇头,也笑了:“减荼倒没有女儿,但走出征之前却添了一个孙女,比令郎不过大两个月而已。”

共尉挠了挠头,有些为难的说道:“盛将军的一片美意我心领了,只是这,还得待我请示父母才行啊。请减将军容我一段时间可好?。

盛荼眯起了眼蒋打量着共尉,嘴角也露出一丝浅笑:“虽说儿子是将军的儿子,将军大可作得主,但是将军仁孝,要请示令尊,这也无可厚非,盛荼十分敬佩,当然不能强人所难。那盛荼就恭候将军的佳音了。”

“抱歉抱歉共尉很不好意思的对减荼施了一礼:“共尉一定尽快将这个消息送到彭城

“那好,杂布,你就不用回营了,你的东西我随后会让人送来。好好跟着共将军,以后博个。好前程,不要让我盛荼失望

杂布感激不尽,跪倒在盛荼身前。磕了三个响头:“杂布此生不忘将军的大恩大德

“哈哈哈。盛茶朗声大笑,扶起杂布,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飞身上车,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