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210

第二十九章

军队驻地中, 上百名学府后勤人员坐在一排显示屏前, 密切追踪着参加考核中的学生的动态。

学府虽然对外说的是:让学生在考核中自力更生完成任务。

可他们毕竟不是真正的军队,学府的第一要务是培养学生, 而不是让学生去送死。

因此, 除去这上百名后勤人员,还有大部分的学府军校系老师, 其实早已经深入进了边境……随时都可以根据军队驻地中发送来的坐标信息,出发去救援学生。

毕竟边境的危险系数很大, 就算学生的任务简单, 也很难保证不会遇到意外……显示屏观察和深入边境的老师,已经是学府这边所做的最万无一失的准备。

可是不知为什么, 这一次的边境, 似乎格外的平静。

显示屏外的上百后勤人员, 聚精会神的盯了将近半小时的屏幕, 却没有发现屏幕中学府的学生,有任何一组遇到突发状况。

……这可是往年从来没发生过的事情, 难道这几天边境的星兽, 集体进入了某种人类不曾预知到的休眠期吗?

“嗯?怎么有个学生单独行动?”就在这时,有个后勤人员,终于在无事可做的时候, 开始研究每一个学生,然后就发现了……还有一个学生, 并没有组队, 而是单独在行动。

“嗬!胆子够大, 还好今天的星兽根本没出现过几只,就算有学生偶尔遇到,也都是些一级星兽……不然她想一个人完成任务,绝无可能。”后勤人员中,担任领队的人踱步过来看了一眼屏幕,大概也认出了屏幕中的学生……是那个顾优。

身为顾上将的子嗣,却大概因为资质原因不受重视,后来得以转系进入军校系是靠着外祖父的余荫,直到论坛中传闻其曾疯狂的泡在训练场,之后就很少有这名学生的消息了。

想不到,第三学年考核中,她竟连一名队友都找不到。

隐隐的……领队内心对这样的学生,还是比较抵触的。

军校系从来不是玩笑,顾优本该进不了军校系,可她非要进来,混到最后连个一起通过考核的队友都没有,完全就是为军校系的老师增加压力。

她一个人遇到了危险,救是不救?

如果此后又有好几组小队遇到危险,在外执行保护任务的老师就那么几位,分身乏术之下,难道先去救一个劣等资质生?

不过……话虽这样说,领队还是深深的皱了下眉头,在顾优那一面的显示屏处坐了下来,点了颗帝都香烟深深地吸了一口,他保持这个动作足有一分钟左右,直到发现屏幕中的少女,手上的腕表响了一声求救信号……

然后少女义无反顾的调转了方向,向着腕表显示的方向奔跑而去……

“卧槽?”领队瞬间从原地弹掉起来,手上的香烟都差点掉到地上,他深吸了口气指着屏幕不可置信的问身边的后勤人员,“她要去哪?”

要去救人?

开什么玩笑???

你一个劣等资质的人,你参加边境考核没有队友也就算了,大家多关注下你就是了,结果你现在,安逸的地方不待,你还要去救一个遇到什么危险都不知道的人?

疯了吧?

领队的内心别提多么崩溃了,他对顾优的资质实在看不上眼,原本也不怎么喜欢这个靠着长辈的荣耀进入军校系的少女,可……发现对方接到了求援信号,就义无反顾的转身过去,连一丝犹豫也没有的时候。

他也说不上内心是什么感觉,觉得很可笑,超级可笑,认为这少女简直不自量力、愚不可及!

可话到临头,却又莫名生出了一种无法形容的复杂感。

军校系中,确实有一条仿照军队拟定的校规,可那也是针对实力强大的大四军校生来说的,你一个劣等资质忙着遵守什么?

在军校系,你能打得过谁?边境的星兽,你又能干掉哪一种,自己心里没数吗?

“快去查找一下现在处于(435,779)坐标附近的军校系老师,传消息让他去帮这个学生把求援的人给救出来,然后把学生带回来。”领队掐灭了烟,稍微有点犹豫,又目光闪了下,“如果……她不愿回来,就说她的考核我做主……”

“合格了!”领队吐出一口气,说出这三个字竟然一点都不觉得后悔。

从对方找不到队友,就一个人去完成军校系考核任务的做法来看,这个叫顾优的少女,骨子里充满着倔强,或许……还真有可能不愿跟军校系前去救援的老师回来。

至于那一句合格……作为后勤人员的领队,也是有一份考核通过举荐名额的。

他没有后代,亲朋好友也不在身边,所以举荐名额大多数时候他都不会使用,因为用了名额,他总觉得对参加考核军校生们特别不公平,或许别人会说他迂腐,就算不用,名额卖出去也能赚一大笔,可那是他的原则。

不过这一次……他想破个例。

为那个接到求援信号后、毫不犹豫转身救援的动作,破一次例。

可意外总是接踵而来,就在领队下达指令的下一个,接连七八个、以及更多的显示屏,突然弹出了十分危险的提示声。

只见原本因为佩戴在学生身上,足以让显示屏产生清晰画面的磁卡,传递回来的画面信息就像不稳定一样,嗞嗞响了几声,然后突然被一团白雾笼罩。

“怎么回事?”后勤人员纷纷站起身,脸色慌乱。

以前任何一届考核中,都从未出现过这种状况,到底是显示屏坏了,还是学生那边出问题了?

……

边境之中参加考核的一组学生队,还在白雾中艰难的辨认方向,在白雾内可视的范围内,只见这支小队分工明确,看起来平时在校内也是合作过多次。

只不过……边境毕竟不比学府内的其他组队赛,有些突然性的危险,根本不可以常理计数,就比如说这一天突如其来的白雾。

在临行前学府发给众人的资料中,可不包括这一点。

这一组小队中的学生,大约也察觉出了不对,甚至很多次经过白雾的某些位置,还会听到惨叫声……作为初出学府的雏鸟,他们还是有自知之明,因此但凡听到了类似的声音,都尽量去避开。

救援什么的……已经不在他们能力范围之内了。

事实上,面临此种境遇,大多数学生的正常选择,也应该是保全性命为主,没有谁傻到,会在不明情况下跑去危险的地方救人。

同样都是学生,大家实力差距不大,其他队伍对付不了的,他们去了也一定是送死。

这一队的人一直猜测,白雾中肯定隐藏着一个十分厉害的星兽,他们唯一能联系学府的磁卡都已经报废,现在只能靠自己走出去,或者学府的老师来寻。

不过……或许运气还是差了点,这队人刚行进了几分钟,就遇到了一头仿佛出了狂燥药的牛头星兽。

六个人协力作战,也不过僵持住了片刻,有几个甚至都露出了体力不支的迹象。

又两分钟后,牛头星兽精力旺盛,可小队的学生,已经有三个吐血倒地,就连实力最强的队长刑小锋,都脸色灰败……

“锋哥,有办法把这东西引走吗?”旁边的队友气喘吁吁问。

“能引走早就干了!”刑小锋呸的一声,狠狠吐出一口血沫子,“要是这次不死,老子回去先胖揍顾盛一顿,再提升实力回来,把所有牛头牛脸的星兽都弄死……草,被这东西的角顶一下胳膊都要断了!”

听完刑小锋这句话,众人脸上一阵黑线,就连倒地吐血的那几个都满脸无语。

锋哥这是和顾盛有多大仇,按理说军校系同级同出身同实力的高手,不应该惺惺相惜吗,为什么两个人总是互看对方不顺眼?

“不行了!坚持不住了!”就在这时,刑小锋身边的队友也被一角掠倒,口吐鲜血,他低低的喘了口气,看了一眼还在苦苦支撑的刑小锋,“锋哥,这东西根本打不过,你要是能逃就逃,别真大家一队人全葬身在这里,说出去太丢人了。”

“我逃个鬼!”刑小锋怒吼一声,“你第一天认识我?我是那种人?而且怎么丢人了,我爸都说过,他以后年纪大了,快退役了,就出去杀一波,死在星兽手里不丢人!”

在刑上将眼里,刑小锋简直就像继承了他记忆中的全部糟粕,对这个儿子糟心的很,但有一点刑上将从来也不得不服……

他儿子的嗓门,也是真的大。

尤其是怒吼的时候,那叫一个声线波浪……连绵了好几百米,甚至让白雾中正在努力辨认着方向前行的杨绵,都听了个一清二楚。

她一手拖着放着纪楚的木板,扭转了下方向加快步伐,不到几秒钟就看到了地面上四分五裂的小队,她一刀砍了牛头星兽,把它还喷涌血迹的脑袋往旁边一扔,这才甩了甩刀,询问灰头土脸的几人,“有看到这个人吗?”

她刀往地上划了几道,身后的木板动了下,探出一张同样灰头土脸的脸……

纪楚动了动唇,刚想说让他来画,却在见到了泥土上的画像时,微微一愣。

原本以为,实力强大的军校生,对于绘画肯定毫无涉猎,可没想到……杨绵看似随意的用刀往地上一阵乱甩,却生生的劈出了一个活灵活现的人像来。

说是人像,却一点都不复杂,只有简单的比划。

可是那股子神韵太过突显……却令人一下子就能通过画像,将曾见过的人认出来。

至少纪楚看到了地上的刀痕,连记忆中那本已有些模糊的强大战士,也突然变清晰了起来。

“……就是他,”纪楚喃喃低语了一句,再次看向杨绵时,目光中已经流光溢彩,纪楚人生前二十多年,接触过的天才多如繁星,可面前这样每一次都会给人带来惊讶的少女……他真的第一次遇到。

此时,纪楚没有发现的是,自从杨绵出现后,那本来苦苦支撑牛角星兽……后来突然被救放松了一瞬、猛然抬头的落难小队的队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昂着脖子向上看有两分钟那么久。

他半张着嘴,似乎对眼前发生的一幕……已经没有能力去思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