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三十九章:情窦初开(1/1)

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了,一道寒冷的目光从我身后传来。

我打了个冷颤,回过头,郭老师用阴冷的目光看着我,手攥的紧紧的。

她瞪了我们几个一眼,转身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常浩跟在她后面出来了,他看了看我和白小樊,露出了阳光的微笑。

白小樊见他出来,走上前拍了他的后背一下:“哥们,见义勇为小能手啊!我叫白小樊,哦对了,我知道你叫常浩,刚刚听到的。”

白小樊的妈妈皱着眉头,咂了下嘴,戳了她一下,示意她别那么做,不礼貌。

白小樊一脸的不在乎,直说她妈不懂年轻人的世界。

“没什么,早就看某些老师不顺眼了,没有一点师德。”常浩挠了挠自己的头,脸微微发红。

我看着他的表情,突然发现了一些端倪。

这常浩不会是喜欢白小樊吧?

白小樊还在喋喋不休的和常浩聊天套近乎,常浩羞的跟个大姑娘似的。

回了教室后,我八卦的推了推白小樊:“你觉不觉得,那个常浩对你有点啥想法?”

白小樊一听兴奋极了,忙问我是怎么看出来的。

我把我看到的告诉了她,她却一脸傲娇:“哎,可惜我更喜欢他爸那款的,他虽然是帅,但在常叔叔面前真是弱爆了。又帅气又有权势更重要的是是个大叔。”

她托着下巴,一副花痴的样。

我惊讶的看着她,原来她喜欢比自己大的?真的假的啊。

突然她伸出手不怀好意的看着我,让我把名片给她,她像联系联系常局。

我犹豫着给不给她,倒不是想阻碍自己朋友的幸福,主要常局有家室,年纪又大白小樊那么多,她主动去联系算什么事呢。

“你看你那么小气,我又不能对常叔叔做什么!我就是崇拜下自己的偶像,你快给我嘛。”

见她这么说,我才放心的把电话给她,并且一再提醒她别做出格的事,说过分的话。

白小樊拿起那张名片就爱不释手的,根本懒得理我说话。

“我真羡慕你,你怎么就不知道抓紧机会去常叔叔家住呢!”白小樊没头脑的说了这句话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她打了自己的嘴一下,摇了摇我的胳膊跟我道歉。

虽然这句话有揭我伤疤我的因素,可我并没觉得有什么,因为我没那么在意,也不会认为这是白小樊故意的。

下课的时候,林木森突然出现在我们班门口。

他警惕的看了看周围,跟我摆了摆手。

我走过去,他不好意思的拿出一封信,看着那封信,我一时也没敢接过去,万一是情书之类的呢!

不过事实证明是我自作多情了,这确实是情书,不过这是常浩写给白小樊的。

我捂着嘴偷笑,看了看还在教室里傻闹的白小樊,心里倒有一种甜滋滋的感觉。

我对常浩印象挺好的,除了八卦这点。

不过他俩都爱八卦,能在一起不是挺合适的。

“耗子没喜欢过人,这情书是他绞尽脑汁想了两节课的,你可一定要让白小樊收下,省的伤了他的心啊!”

林木森不放心的交代着。

我白了他一眼,问他怎么还信不过我了?

他傻傻一笑,连忙跟我解释。

周围的同学见我和林木森在一起都在小声议论,我俩本来轻松的气氛突然变得尴尬起来。

果然是人言可畏啊,林木森没了兴致也不敢久留,又说了几句话就走了。

白小樊看了情书之后脸红的跟猴屁股似的,她大叫着把情书给握在手里弄皱了,搞的大家都回头看我俩。

我捂住她的嘴,让她淡定点。

“那上面写啥了?”我挑着眉毛问她。

她捂着自己的脸,把情书丢给我,说太羞了,不好意思说,让我自己看看。

我把情书抚平,上面的内容差点让我鸡皮疙瘩掉一地。

什么“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什么“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之类的诗句全用上了。

还有一些特肉麻的情话,我都看不下去了。

不过脑补一下常浩写情书时的认真样子,我就想笑。

情书的末尾是常浩约小樊周末出去玩的请求。

“诶,你打不打算去啊?你个大神经病,别在那抽风了。”

白小樊的头发被自己搓的很乱,她突然甩过头来看着我。

“你说我该不该去啊!为难死了,常浩真不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

我心里自然是希望她去,嘴上也在劝她。

白小樊听了我的劝又一头撞到书桌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白小樊、艾依,你俩如果再这么闹,小心我把你俩调开!”班主任像幽灵一般出现在班级门口。

我和白小樊被吓得一哆嗦,白小樊都差点叫出声来。

班主任指了指我,让我出去。

“艾依,我听很多老师跟我反映过你的情况,好像你对学校和老师很抵触?”

班主任来回踱步地打量着我。

我不知道她这个结论从何而来,不过想了想觉得她有这种看法也是应该的。

之前发生了太多事,都表示我是个叛逆的孩子,特别是曝光郭老师照片和离家出走的事,而且郭老师和之前的班主任出于私心肯定不会跟同事说我的好话。

“你在老师那可都出了名了,但是我不会对你有特殊看法,刚刚校长也找我谈过了,我会照顾你的,你自己也要争气,毕竟现实在那摆着呢,有些事不是你这种孩子能做的,你该懂点事!。”班主任的语气里透露出让我觉得特别不舒服的感觉。

她就像看到了一只可怜的老鼠,倒在路上奄奄一息,她那种既怜悯又痛恨的眼神我永远都忘不了。

好像在告诉我,像我这种人,没有资格叛逆之类的。

她重重的拍了我的肩膀几下,放我回班级了。

回到座位上,我如释重负,只是脑海里一直浮现班主任说的那几句话。

就因为两个不负责任的老师,就把我作为学生的那点名声都给毁了。

白小樊大概是怕跟我调开,从班主任走她就没再跟我说过话,而是用纸条沟通。

她红着脸,把纸条塞给我:

“你说我周末穿啥衣服好呢?我特紧张!”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南宋第一卧底造化图步步高升渔夫传奇贵女明珠六零年代大厂子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