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五十章:格格不入的我(1/1)

酒店门口的迎宾面带微笑的把车门拉开,那个男人先走了下去,随后是红姐,接着我和语嫣也走了下去。

红姐拍了拍自己的衣服,拿出化妆镜找了找自己,往脸上又拍了点粉。

她笑得妩媚,踏着自己的红色高跟鞋就要进酒店,却被那个男人一把拦住了。

“红姐,给两位女士送到这里就可以了,您是打算在酒店门口等候还是给您送回去?”

红姐的表情有点尴尬,她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但是为了不丢面子,她还是故作淡定的说了句:“哦,我寻思把两个孩子亲手送去呢,既然这样,你们送我回去吧。”

她走过来拍了拍我俩的肩膀,低头在我耳边轻声说:“一会不该说话别乱说话,省的惹麻烦,知道吗?”

我不懂她说的别乱说话和惹了麻烦具体指的是什么,只是红姐的表情严肃的可怕。

我心里紧张,使劲的点了点头。

红姐摸了摸我的头,和语嫣打了个招呼就转身回到车里。

我和语嫣目送她的车离开才进了酒店。

酒店正厅里铺着鲜红的地毯,正中间有一面巨大的铜色镜子,周围有四个直顶天花板的,三个成人都未必抱得住的柱子,柱子上还雕着龙。

左侧是一个闪着金边的螺旋型楼梯,另一边则是一个钢琴师在闭着眼睛陶醉的弹着琴。

这里来来往往的人都是西装革履气宇非凡的,就算是一个服务生都看起来很有气质。

我看到镜子里的我,突然觉得我和这里根本格格不入,不禁有些自卑。

身边的语嫣就像一个女神,而我像一个丑小鸭,我未免有些自卑,低着头走在最后面。

那个男人在前面带着我们走到一个包房。

我偷偷打探了一下,包房里坐着七八个人,都是男的,每个人都穿着西装,可是看起来,用人模狗样形容最合适不过了。

可能我这个人就是凭第一感觉看人,还没接触就这么认为人家太武断了,不过后来的事确实证实我的直觉了。

他们各个挺着大肚子在那贪婪的夹着菜,见我和语嫣进来,都色眯眯的盯着我俩看,确切的说是看语嫣。

靠着包房门的出口,坐着一个长相帅气的男人,和这里的人看起来非常的不一样。

“小赵,怎么来的这么慢?张总都着急了!”那个帅气的年轻男人打趣的说道。

小赵也就是带我们进来的那个人,他不好意思的朝张总笑了笑,说路上堵车才耽误了,他愿意自罚三杯酒。

说着,他把我和语嫣安排到挨着张总的位置,自己也坐在我身旁的座位上。

“三杯?小赵你可是带着两位美女一起来晚的,一人罚三杯,这酒不得喝九杯嘛?难道你好意思让两个美女喝这么多酒?”身边的人一起起着哄。

也不等小赵答应,他们就倒好了白酒,端到小赵眼前。

小赵为难了,挠着头说原来罚的是白酒,这要是一口气喝九杯,他不得被抬出去啊。

周围的人都在和哄笑小赵,说他太狡猾太怂了。

我看了看那个被称作张总的人,他的啤酒肚是在场的人里最大的,满面油光,微微有些秃顶,嘴里始终叼着一根粗黑粗黑的雪茄,用又老又丑又装B来形容他一点不为过。

从我和语嫣进来,他的眼神就没离开过语嫣。

他那猥琐的眼神和吃的满是油的还微微带笑的嘴,看的我直恶心。

在众人的起哄下,小赵连着喝了三杯酒,到第四杯的时候,他怎么都喝不进去了,脸通红,一直捂着自己的胸口。

“剩下的我来喝,也是我收拾的时间太长了,不怪小赵。”语嫣直接一把抢过酒杯,连着把剩下的酒都给干了。

张总这个时候站了起来,眼睛里充满着令人作呕的心疼。

“语嫣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张某敬你一杯。”说着他拿起手里的酒杯一饮而尽。

语嫣也站了起来,回敬张总。

张总笑的本来就小的眼睛更小了,都陷进自己的肥肉里了。

小赵感激的看着语嫣,朝语嫣比量了一个感谢的手势。

看他那样,是真的不胜酒力,连坐都坐不稳了。

大家的焦点都在语嫣身上,大概是因为都看出张总对语嫣的喜爱了,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在她面前,简直毫无存在感。

虽然因为没人关注我而心里失落,不过也算是好事,我不觉得这里的人有几个正经的人,他们看语嫣的眼神可不止欣赏那么简单。

红姐也说了,让我少说话,我就在那拼命地吃着我没吃过的山珍海味,倒也悠闲。

我不知道这些人都是做什么的,也听不懂他们说的话,只知道所有人应该都很敬重张总,也可以说是都在拍张总的马屁。

周围的人轮番的敬张总酒,有很多次都被语嫣给拦下来了,张总偶尔也陪着语嫣一起喝,喝的满面红光,自豪的很。

语嫣就像一个喝酒的机器,即使喝了那么多,脸上看起来也没有太大的差别。

她的脸上挂着官方的微笑,应付着饭局上的每一个人。

领我们进来的小赵大概是缓了过来了,他站起来,尊敬的朝张总敬了杯酒。

张总眯着眼睛,开始夸赞小赵。

“来,我正想夸夸你呢!”

小赵一听张总要表扬自己,立马变得满脸的期待。

“小赵是农村出身,一开始我是看不好他的,我一直对穷人和农民有所偏见,啊对了,我这么说你别介意啊小赵。”

张总抽着雪茄,一脸的大爷相。

连我都听出来了,这哪是夸小赵,分明是不尊重人,搞的像他家里百分之一万没农民或者穷人似的。

他说的话同样也刺激到我了,人各有活法,穷不穷的又没靠他养。

我看着他油腻的秃瓢,心里暗骂了一句:“SB”

张总说小赵帮自己打杂很多年,从来都是任劳任怨的,领一个人的工资做两个人的事,他很欣赏这点。

“我现在最满意的是你把语嫣给带来了,你可是把我的心头最爱给带来了,赏。”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南宋第一卧底造化图步步高升渔夫传奇贵女明珠六零年代大厂子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