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五十四章:真正的痛苦(1/1)

“我说,张总特意找两位美女陪自己的,你趁张总喝多了把人给带走了,这合适吗?”一个中年男人从包房里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拦住了我们。

他是最能吹捧张总的那个,简直能尊称为拍马屁大王了,把张总拍的都快上了天了。如果我没记错,他们都叫他“崔总”。

白羽嘴角一扬,把我和语嫣放在身后,走上前和崔总对视着。

崔总长得又矮又胖,看白羽的时候都得微微仰头。

他在高大的白羽面前显得有些尴尬,倔强的挺着自己的头,努力不让自己的气势输下来。

“张总一向讲究绅士风度,况且两位女士也是出于体贴张总让张总好好休息,才没打招呼就先走了。你这样说话是怀疑张总的风度还是看不上这两位姑娘?”

白羽的话把崔总憋得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崔总眼睛转了一圈,干脆变了一个态度。

“哎,算了,我也是为张总考虑,但是没考虑周全。小白,你把二位安全送回家,辛苦你了。”

崔总尴尬的笑着,露出那排被烟酒给腐蚀了的牙,那些牙齿看起来就像他的心。

我和语嫣紧紧跟在白羽身后,我偷偷观察着语嫣,发现她竟然也再时不时的偷瞟白羽。

她大概有点紧张,以至于我们出了酒店门她都没反应过来,白羽突然站在那跟我们说话的时候,她还羞答答的低着头往前走呢,正好撞到了白羽的怀里。

两个人的身子都僵了半天,白羽的脸微红,手小心翼翼的扶着语嫣,像在扶着一件昂贵的珍品那般,又想保护又不敢使劲握住,生怕给弄碎了。

语嫣的脸早就红的像柿子了,最后是她先站了起来,白羽还在愣神,手一直抓着语嫣的胳膊。

语嫣轻轻咳嗽了一声,白羽才回过身来,他把手收了回去,放到嘴边也咳嗽了一声。

“一会我得司机会把你们送回去,等一会吧,他一会就到了。”

“白羽哥哥。”我面带微笑的看着白羽,白羽俯下身子看着我,问我怎么了。

“你能不能送我俩回去?我俩害怕。”

其实我这么做都是为了让他能和语嫣多呆一会,白羽点了点头,可是我没想到的是,语嫣居然强烈的拒绝了。

“不用了!你别送我俩,也别麻烦司机了!我带着小依打车回去。”语嫣说完抓起我的手就走了,把一脸茫然的白羽扔在酒店门口。

语嫣带着我走了很远,直到再也看不到白羽的身影才停下来。

她的脸上挂着苦笑,见我看她,马上又恢复了平静。

“今天差点害了你,对不起了。”语嫣沉默了半天对着我说道。

她只是想跟我道个歉,并不想和我交流,说完就伸手去拦了一辆出租车。

车开了没多久,我就见语嫣皱着眉头捂着自己的肚子。

我担心她,问她怎么了,她也不理我。

好容易挨到了下车,语嫣塞给司机钱后直接冲下车,见我慢吞吞的,她有点不耐烦的抓住我的胳膊,大步往楼上走。

任凭我怎么问她她都不说话,最后干脆直接把嘴给捂住了。

我讨了个没趣,但已经习惯她这种态度了。

她慌慌张张的帮我打开门,一把把我推进房间里,自己冲进了厕所,把门紧紧的关上了。

我隐约能听到厕所里传来她呕吐的声音,这才反应过来,语嫣喝了那么多酒怎么可能一点事没有。

她一直在强撑,不想让别人看到她狼狈的样子吧,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要强的人?

我跑到厕所门前,使劲的拍门,让语嫣把门打开。

门锁的紧紧的,任凭我怎么喊她都不理我,慢慢的里面没了声音。

“干嘛呢!干嘛呢!三更半夜鬼哭狼嚎的!吓走了我的客人我跟你没完!滚回自己屋睡觉去!”金凤像鬼似的突然冒了出来,把我吓得一身冷汗。

她把我推到一边,想要开厕所门,结果刚好被出来的语嫣吓了一跳,尖叫了一声。

她叫的声实在太大了,我都被震得要聋了,我捂住自己的耳朵缓了半天。

几个小姐探出脑袋恶狠狠地骂了金凤一句,金凤被骂的委屈,凶狠的瞪着我们俩。

“你们俩给人当完服务员回来了就在这装神弄鬼的吓唬人是吗?”金凤掐着腰,趾高气昂的说道。

“你不是从来都不接客,死皮赖脸求红姐才留下来的吗?怎么听说你就接那个什么张总的生意,看人家是大款眼馋了?那还跟我们装什么清高啊?”金凤死死盯着语嫣,语气里尽是嘲讽。

“你下午那会不还说艾依把你的硅胶胸给戳漏了?这会自己缝上又能用了?您悠着点吧金凤姐。”语嫣的脸上竟然带着一丝挑衅和调皮。

金凤一听火了,指着语嫣破口大骂:“谁是你姐!”

“那不然你是我俩的哥?”我也不知道脑袋哪根筋搭错了,居然接了这么一句。

金风气的暴跳如雷,她这么敏感的人此刻一定要气的爆炸了。

她伸出手要挠我,语嫣突然一把抓住我的手,带着我逃回了自己的房间,用力把门关上了。

金凤追了上来,疯狂的踹着我俩的门,说要打死我俩。

“你他妈的有病吧金凤姐,干嘛呢!嘘!”

金凤被人骂的没脾气,也不敢再出大动静,她使劲踹了一脚门后走了。

听到其他小姐也叫金凤姐,我的脑海里都能想象出金凤气的鼻子都要歪了的样子,我和语嫣对视了一眼,然后就憋不住了,开始狂笑。

我俩笑累了就一起躺在床上,我侧过头看了看语嫣,她的眼神忧郁,不知道在想什么事。

四周静的只能听见我和语嫣的呼吸声,让人心里踏实极了。

我慢慢的闭上眼睛,脑海里浮现了好多人,恍惚间,我好像看到了刘恒。

他也是这样,和我一起躺在一个小床上,紧紧的抱着我,告诉我他多爱我。

这些日子我都在克制自己不去想他,大概是因为刚才的狂欢让我更加落寞,才会想起他吧。

其实想见不能见并不是最痛苦的,痛苦的是,我每时每刻都在想你,却没办法告诉你,我好想你。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南宋第一卧底造化图步步高升渔夫传奇贵女明珠六零年代大厂子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