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八十章:闷骚的语嫣(1/1)

“艾依,这是我给你的底线,红姐虽然心软但不是慈善家,说难听点,红姐就是旁人嘴里说的婊子,听过什么叫婊子无情吗?你我非亲非故,赔本的生意我不做。”

面对红姐的注视,我的眼睛来回来去的看,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来回应。

红姐说话直接,这也是我宁可来她这里的原因,她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是见不得人的,也可以坦荡荡的称自己为“婊子”,可是那些表面看起来道貌岸然的君子,却比红姐“婊”多了。

我理解红姐的立场和说的话,她能愿意为我一再退步,我再装傻充愣的不完活也太不识抬举。

“你别忘了,上次我是怎么帮你的。还有这次,我够照顾你了吧?红姐什么时候逼过你做那些你不想做的事?就算我直接把你卖了个好价钱,你被人按在床上,又有谁能帮你?最后不还是得接受现实。”

“艾依,红姐了解你的家庭,你的处境。你一次次来找我不是也是因为你清楚,除了投奔我之外,你没有更好的出路了吧?红姐打心底可怜你,对你算是仁至义尽了。我相信你是一个明事理,重情义的孩子。”

她见我一直不回答,又追着说了两句。

虽然我知道她上次帮我,还有这次的要求,都是百分百有自己的私心的。

我从没觉得她是完全是因为心好才帮我的,红姐这么说话太拿我当一个傻子了,我虽然年纪小,但经历这么多恶心的人和事,早就慢慢的看透人心了。

甚至我能猜到,她是想让我接触这个行业,然后等有了机会再劝我当她手下的小姐。

可是,人可以聪明但不能太精明,什么都想着自己占便宜,在心里算计别人,想要给自己争取最大的利益,衡量别人对自己是真心还是假意,那样活着太累了。

知恩图报是什么呢?就是在自己清楚对方每一句话的含义,在能接受的范围内,最大限度的相信帮助过你的人说的话,这也算是生活在这个社会里的另一种智慧。

“红姐,我知道您说的话,我也非常感谢您对我的照顾,只是您知道,我……我从来没做过这种事,您能给我一点时间去考虑吗?您放心,给我提供一个住的地方就行,饭钱我自己解决。”

我揪着自己的衣服,低着头瞟红姐,生怕她拒绝我,那样我真的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

红姐把烟头熄灭,站起来摸里摸我的脸,发出铜铃般的笑声。

“既然你理解我,我也理解你,我给你一周的时间考虑,还有你上学的事,我帮你打听。”红姐笑眯眯的看着我,对我的回答还算满意。

她帮我拖着行李,把我送回到语嫣的房间,语嫣还是老样子,躺在床上听着歌,就像具死尸。

见门开了,语嫣坐了起来,在看到我的那刻她原本云淡风轻的脸上起了波澜,眉头微皱。

“语嫣姐,我回来了。”我笑着看着语嫣,朝她跑了过去。

一直打算着来看她,可是一直都没机会,现在可好了,又能每天在一起了。

我热脸贴了冷屁股,她不耐烦的把我推开:“你回来干什么?红姐,你把她弄到别的房间去吧。”

红姐冷笑一声,把行李箱使劲靠到墙上,发出啪的声响,她把门关上,撸起了袖子。

“怎么?你还好意思说?我这就你一个不接客的小姐,我不把她送你这来送哪去?送去别人房里帮忙录视频啊?我告诉你啊,那个张总你给我哄好了,这个金主你要是失去了,我肯定逼着你出去卖,不然就给我滚蛋!”

红姐走过来敲了我俩的脑袋一下,把手掐在腰上,皱着眉咧着嘴的发出“啧啧”的声音,说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脑子出问题了,养了两个祖宗。

“你俩都给我长点心吧,还有艾依,你可要好好考虑,别让我失望。”红姐把门打开走了。

我想起红姐那个样子就想笑,看着语嫣嘿嘿的笑了,试图找到共鸣。

可是她面无表情的,反倒白了我一眼,侧身躺下了。

现在我已经没那么害怕语嫣了,我知道她是生气我上次说走就走,把她单独留下了。

我走过去摇了摇她的胳膊,语嫣却瞥了我一眼:“滚,离我远点行吗。”

她的脸臭的很,说起来她和陈致远都是一副臭脸,有时候都挺欠揍的,可是陈致远要是敢这么对我,我肯定恨不得把他的大牙打掉,让他跟我笑逐颜开的叫我祖宗,求我。

可我就是跟语嫣生不起来气,果然长了一张漂亮的脸就是有好处,真不知道陈致远那种傻逼怎么有勇气那样的,肯定没少挨打

我心里YY着陈致远被人欺负的狼狈样,突然就笑了。

“你有病吧?口水都喷我脸上了。”语嫣没好气的说道。

根据我对她的了解,说的恶心点吧,她要是不想搭理我,我就算把屎拉她头上,她都会一声不响的淡定的把屎按到我脸上,再一刀杀了我。

她现在这个样子,明显就是跟我置气又想跟我说话嘛。

我又摇了摇她的胳膊:“语嫣啊,你再这么趴着四肢可就退化了,要么起来活动活动?还有你那个臭脸,是不是没有我陪在你身边,都快成面瘫了?”

我特意说话气语嫣,想让她跟我多说几句话。

“你……滚,别烦我。”语嫣本来想要坐起来骂我,可是像是突然意识到我的用意似的,把要说的话强行憋了回去。

语嫣说完那句滚之后,都是一副懒得搭理我的样子,我说的口干舌燥,把能说的话都说了,可是她还是直到睡觉之前都没再搭理我一下。

“我都承认自己的错误了你还想怎么样啊!跟你说了一下午的话你都不理我!太过分了!我生气了!”

我从大白天的说到晚上,心里也委屈极了,我再怎么做错了,她也不至于对我这么冷漠吧。

语嫣听出我语气里的委屈,回过头直勾勾的看着我。

被她这么一看,我哪还有什么委屈?心里光剩害怕了,不知道她要做什么。

“那还得更委屈你了,去地上睡。”语嫣一字一顿地说道。

我崩溃的拿起枕头砸了床一下,抓狂的扯着自己的头发,语嫣还是一脸冷漠的看着我,仿佛她说的话我根本不能不能听,不然就会被她直接赶出去。

好,反正是我自己做的孽,我睡地上就睡!

我打开柜子像找被褥,刚要把被铺在地上,语嫣就噗嗤一下笑了。

“你撅屁股找东西的样子真蠢。”她虽然是在嘲讽我,可是话语之间却让我感受到了温度。

我知道她是不生我气了,让我睡地上纯属是为了逗我玩。

“太过分了你。”我生气的说了一句,特意为了吓唬语嫣。

果然语嫣真的以为我生气了,她起身走到我身后,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

我趁这个时候回过头,拿起柜子里的枕头砸向语嫣。

语嫣的反应很快,她直接躲了过去,得意的看着我,伸出手开始挠我的痒痒。

直到我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求饶,她才把我放了,我俩躺在床上一起开心的笑着。

“哎,谁能想到那么冷酷的语嫣,居然能像个神经病似的跟我这么闹呢?你说你这算不算闷骚啊?”我笑着问语嫣。

语嫣瞪了我一眼,把腿使劲的砸在我身上,差点没把我砸背过气去。

“你才闷骚呢,我这是爱憎分明,不重要的人我为什么必须要搭理?”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南宋第一卧底造化图步步高升渔夫传奇贵女明珠六零年代大厂子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