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一百章:如果小樊知道(1/1)

她的姑妈居然就是下午的那个方便面头的妇女。

我浑身起了鸡皮疙瘩,一丝寒意直冲我的头顶,我感觉我的头发都要吓得竖起来了。

“这是我最好的朋友!艾依,这是我姑妈。”白小樊没意识到我和她姑妈的异常,还笑呵呵的帮我俩介绍呢。

“姑妈你好!小樊我还有事我先走了!”我怕她姑妈揭穿我,转身就要走。

白小樊一把抓住我,问我怎么了。

她姑妈冷笑了一声:“怎么这么着急跑?怕我给你送警察局去?”

我背对着俩个人咽了口唾沫,尴尬的低下了头,心跳快的我快要窒息了。

“姑妈,你说什么呢?干嘛啊,那是我好朋友,你吓唬她干嘛?”白小樊见她姑妈对我那么说话,生气的为我打抱不平。

“哼,好朋友?小樊你真是单纯,不会交朋友啊。”小樊的姑妈掐着腰,用恨我恨得牙痒痒的语气说道。

“你这好朋友恐怕不是什么好姑娘吧?”她又补了一句。

白小樊最见不得别人这么侮辱我,哪怕是她姑妈她都看不过眼。

她摇了姑妈一下:“您在这么说我真生气了,您心情不好也不能拿我朋友撒气吧?或者你直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啊?在这阴阳怪气的多不给我面子!”

姑妈指了指楼道,让白小樊自己去看。

白小樊看了看我,疑惑的朝着楼道走过去。

我承受不住了,伸出手拉住小樊:“别去。”

我用乞求的眼神看着小樊,小樊楞了一下看着我,然后把我的手拿掉:“看一看又不会怎么样,说不定你和我姑妈有误会呢。”

她说着直接跑到楼道那里,看了半天才发现我刚才贴在那得那张小广告。

“姑妈,你让我看这个?”她指着广告大声的问道。

“不然呢?这广告可是你这位好朋友贴的。”姑妈鄙夷的看着我。

白小樊不可置信的走到我面前:“艾依,你为什么要来贴这种广告啊?”她顿了顿,突然恍然大悟。

“哦,我知道了!这是你新找的工作对不对?我看总有人招聘贴小广告的,可是你接这种色情广告去贴,实在不好吧?”

白小樊居然自己为我找了借口,我像找了救命稻草似的顺着她的话给自己圆场。

“对不起,我怕你笑话我看不起我,所以也没敢承认我现在在帮着贴这种小广告。”

我低着头不敢看小樊姑妈的眼睛。

她姑妈瞪了我一眼,掐了白小樊一下,骂白小樊傻。

“姑妈,你不能因为自己心情不好就迁怒给其他人吧?艾依是我的朋友,我再傻也了解她的为人,你要是再这么无端的怀疑她,我就再也不来陪你了!”

小樊故作生气的看着自己的姑妈。

她姑妈大概是真的挺疼她的,见她威胁自己,吓得态度都软了下来。

“我的小祖宗,是姑妈错了!不过我也是怕你交友不慎嘛。”

白小樊撇了撇嘴,拉起我的手,根本没征求我的同意就让我留下来吃饭。

她强硬的拉着我上了楼,她的姑妈走在我们身后,我能感觉到她姑妈一直在用眼镜瞪我,我心里忐忑极了。

真不知道我最好的朋友,如果知道我在做这种工作会怎么看我。

小樊的姑妈家一进门就是一张巨幅的全家福照片,照片里有四个人,除了姑妈家一家三口外,里面居然还有年幼的白小樊。

小樊跟我解释说,自己小的时候父母都太忙了,就把她扔在姑妈家,直到八九岁才给她接回自己的家,所以姑妈一家跟她就像亲人似的。

“除了我那个哥。”白小樊吐了吐舌头,抱怨起她表哥。

她边抱怨边把我推回她住的房间,把门给关上了。

小樊让我别和她姑妈生气,她告诉我她的姑父最近可能出轨了。

出轨的对象还是一个按摩店的小姐,所以她姑妈这么敏感。

听到小姐两个字,出于心虚,我的心咯噔一下。

“哦对了,常浩现在天天来找我,今天我姑妈去接我放学,差点就被发现了呢。”

“艾依,你怎么了?”

我心里害怕,一直在低着头沉默着,白小樊坐到我身边,关怀的问道。

见我没说话,她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

“你也知道,几乎认识我的人都说我有点傻,不分辨是非,不懂察言观色,可我这个人很关注自己朋友的,尽管你很想伪装,可你的情绪我都看在眼里了。我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我也不想逼问你,可是我还是希望你能跟我分享。”

刚才我还以为,小樊是真的认为我在兼职发广告才那么说的,没想到她居然是在为我圆场。

她说的话突然就让我鼻子一酸,我的眼眶瞬间湿润了看着她。

我抱住小樊,说了声:“谢谢。”

“谢什么呢?艾依,你总是有很多小秘密不肯告诉我,其实我都知道的,我不想逼迫你,可是作为好朋友你却不跟我分享,我的心里还是挺难过的。”小樊低下头抠着自己的手。

有那么一瞬间,我差一点就把自己对她隐瞒的事光明正大的坦白了,可最终我也没那个勇气。

小樊和语嫣不同,对于语嫣我不需要保留什么,因为我们的处境相同,可小樊呢?我真的怕她知道我的事之后觉得我恶心,再也不理我了。

就算没有对我产生什么隔阂,我自己的心里也会作祟,不敢在面对小樊。

思前想后我实在没有勇气跟她说了。

白小樊见我欲言又止也不再追问,反而岔开了话题,提起了常浩。

这是我头一次发现,外表马马虎虎,大大咧咧的白小樊的内心居然这么细腻,我从来没想过她这么懂得理解别人的心。

我欣慰的看着她,差一点又被感动的哭了。

白小樊比比划划的说了一堆,她告诉我常浩在很多人面前和她表白,可她没答应,她想要大学的时候再谈恋爱。

常浩很尊重她的选择,还说等白小樊之类的。

说真的我很羡慕白小樊和常浩,俩个人就算不在一起也可以有那种归属感,可以既不违背心愿又不会失去彼此。

白小樊叽哩哇啦的说了一堆,说到最兴奋的时候,她又开始骂起了罗可可。

“你知道吗?那个罗可可因为上次打架的事被开除了,听说现在正在社会上混呢,还有人说她去做……”白小樊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住了。

虽然她没说完,可是我的直觉告诉我她要说的是:“鸡”这个词。

话题又绕回了原点,我的心跳又开始加速,通过她的一系列反应,我觉得她肯定是觉得我也在做“鸡”,虽然我没有,可是我现在的工作在外人看来就是一个小姐。

我也很惊讶,如果罗可可真的做了这一行,说不定某一天我们就会遇上,那到时候……我想都不敢想。

“不管你做了什么,我都会无条件相信你的为人和你的苦衷。”白小樊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她没有要等我回答的意思,直接拉起我,让我去吃饭。

“哎呀,我找下东西,你先去吃。”

小樊把我领到桌子前,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跑回了房间,半天才出来。

这顿饭吃的特别不舒服,她姑妈明显就是对我有意见,可是看在小樊的面子上也不敢对我态度太差。

实际上不知道背着小樊给我多少个白眼了。

我没滋没味的把饭吃完,找了个借口就走了,小樊也没拦我。

回到红姐的窝点,我直接瘫倒在床上,红姐走过来拿起我装广告的斜挎包,翻了翻。

“你这是什么?”红姐皱着眉头从我包里拿出一样东西。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南宋第一卧底造化图步步高升渔夫传奇贵女明珠六零年代大厂子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