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二十六章 深夜访客(最后一天求月票)(1/1)

医师?卢米安想到了,从毒刺帮获得的那两瓶治疗药剂。

它们的治疗效果,确实相当不错,卢米安靠住椅背,望着卢加诺·托斯卡诺的眼睛,许久没有说话。

这看得卢加诺·托斯卡诺逐渐有点不安,身体变得紧绷。

终于,卢米安露出了笑容:“磨坊舞厅不是我的产业,我只是在替老大管理,我不清楚你有没有能力,将它管好,但可以给你一个机会。”

卢加诺·托斯卡诺骤然放松,笑容满面地说道:“头儿,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卢米安放大了声音,将路易斯喊了过来,对他说道:“从现在开始,你做卢加诺·托斯卡诺的副手,和他一起管理磨坊舞厅。”

还有这种好事?不过,为什么要重用刚加入我们萨瓦党的赏金猎人?

路易斯还没有做出回应,卢米安已望向卢加诺·托斯卡诺:“我给你两个月的时间,这两个月里,你和你朋友们,就是磨坊舞厅的保护者,可以拿走它赚取的一部分利润,具体怎么分配,你和舞厅的经理商量。”

卢米安故意没交代清楚舞厅利润的分配方案,尤其是给他本人的,应该占多少这个细节,想看看卢加诺·托斯卡诺会怎么做?

“谢谢您,头儿。”卢加诺·托斯卡诺没有掩饰自己的喜悦。

他差点脱口出:“等我成了,医师不管头儿您生了什么病,受了什么伤,都能给您治好。”

可转念一想,这好像是在诅咒狮子夏尔生病受伤,于是赶紧闭上了嘴巴。

看着卢加诺·托斯卡诺一边商量磨坊舞厅的事情,一边离开两楼的咖啡馆,卢米安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

卢加诺·托斯卡诺这么讨好,这么巴结,这么热情,让他直觉地认为对方,可能有图谋,就像当初他将假钻石项链卖给布里涅尔男爵一样。

只不过,他采用的是展现本身实力和疯狂的方式,重点是让布里涅尔男爵看到利用的价值。

而卢加诺·托斯卡更偏巴结和讨好,当然,他也不可避免地表明了自身的用处。

所以,卢米安才决定将磨坊舞厅,交给对方管两个月。

如果这个赏金猎人,确实另有图谋,将他放在眼皮底下,能更有效地发现他的异常,及时采取行动。

而要是他没什么问题,用磨坊舞厅的一部分收益换一一个医师,可以说非常划算。

反正那又不用卢米安自己掏钱,磨坊舞厅是萨瓦党的产业,他顶多损失一些分红,而这可以通过卢加诺·托斯卡对磨坊舞厅混乱状况的有效改善,来弥补。

又坐了一阵,卢米安离开微风舞厅,返回金鸡旅馆207房间,拉上了窗帘。

他坐至木桌前方,开始写信:尊敬的魔术师女士,我已经参加入会仪式,正式成为铁血十字会的一员,仪式的具体流程是……

我很疑惑一点,加德纳·马丁手下的铁血十字会成员里,有明显不是猎人途径的非凡者,他们是怎么通过守夜环节的?

他们属于刺客途径?或者说加德纳·马丁从别的方面,确实了他们值得信任,不需要接受污染?

卢米安本来想说:“他们是不是在特殊时间,进入了市场大道13号,做了特定的事情。”

可又觉得那种时候,官方非凡者肯定在盯着,不太可能让人靠近市场大道13号。

整齐折叠好信纸,卢米安布置祭坛,召唤出了那位玩偶信使。

他谨慎问道:“现在还有人暗中监控我吗?”

“没有。”玩偶信使缓慢地摇了摇头。

卢米安无声舒了口气,将找K先生汇报和去拉维尼码头的愚者教堂听布道,这两件事情排到了近期日程表内。

他仅仅等待了近十五分钟,魔术师女士就回了信:曾经,我听愚者先生的神使提过,他一个朋友原本是铁血十字会的成员,但受不了那群人,选择脱离组织,逃去了海上。

我原本无法理解,现在能够体会到那种感受了,真的太委屈你了。

倒不至于委屈,看那些家伙表演,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人类的多样性观察,卢米安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他更在意的反而是另外一点:魔术师女士提及愚者先生的神使时,没有用之一,或者其中一位来修饰。

卢米安据此怀疑,愚者先生的神使只有一位,当然前提是参加,神前会议的大阿卡那牌持有者们,不算神使。

思绪转动间,卢米安视线下移,阅读起这封不长回信的最后部分:可能是刺客,也可能有别的污染办法,你记得提醒圣杯二,如果她接受考验,参与守夜,除了始终记住不要回应,最好再把那面,可以进入地底镜中世界的古代镜子带上。

魔女遇到的污染格猎人遇到污染,在表现形式上,也许会存在不同,那面镜子有可能帮到她。

那面镜子啊,卢米安一边回想,一边让信纸被赤红色的火焰飞快吞没。

他正打算洗漱休息,忽然有所感将目光投向了门口。

冬冬冬的敲门声随之响起。

“谁?”卢米安开口问道。

“猜猜我是谁?”门外传来了一道刻意,捏紧喉咙般的嗓音。

坐在椅子上的卢米安无奈抬头,望了眼,已没什么臭虫的天花板:“进来吧。”

和他预料的一样,敲门的是芙兰卡,身后跟着简娜,她们做着不同气质的刺客打扮,这是来找我斗邪恶吗?卢米安开起了玩笑。

芙兰卡不屑回答:“我不和你这种输不起的人玩派,作为用玩牌骗到过,很多次酒喝的人。”

卢米安这几天和简娜、芙兰卡玩了两次斗邪恶,都没怎么输过,不仅如此,他还嘲笑她们牌技差,气得芙兰卡怀疑他在作弊。

这几天疯狂拉着手下的舞女们锻炼牌技。

“我们是来你借神秘学杂志的。”芙兰卡边走入不大的房间,边补充道。

对此,卢米安嗤之以鼻:“你这样是骗不了人的,借神秘学杂志,为什么要深夜过来,不能等到明天吗?”

“我看简娜也不像是熬夜学习的人,说吧,究竟有什么事?”

两位女士同时磨了磨牙。

芙兰卡关让的时候,简娜左右看了一眼,谨慎问道:“这里的隔音,好像不太好,会不会被隔离的人,听见我们在聊什么。”

卢米安笑了:“不错,进步了,知道担心,会不会被人偷听了,不像之前,完全不注意,什么都敢说。”

芙兰卡狐疑的目光,从简娜之前身上,移到了卢米安那里,又从卢米安那里移到了简娜身上。

“艹,那时候,又没谈什么重要的事情。”简娜努力为自己辩护。

“你怎么不说查理,他一进门,就讲些不能被别人知道的事。”

查理?芙兰卡的眉头舒展开来。

“那是因为我当时,很确实周围房间的人,不是在睡觉,就是出去了,所以才没有阻止他。”

卢米安站了起来,抽出仪式银么,让灵性从刀尖喷薄而出,构建起一道包围了整个房间的灵性之墙。

街上的唱歌声、吵闹声和金鸡旅馆内的各种动静,顿时变得遥远,弱不可闻。

简娜看到这样的场景,感受到前后的变化,觉得很是神奇。

芙兰卡悄然撇了下嘴巴,对简娜说道:“这是仪式魔法里,制造灵性之墙的手段,属于基础性的应用,等你成了巫。”

说到这里,她忍不住想象了下女巫版简娜,会是什么样子。

两位女士并排坐到卢米安的床边后,你一言,我一语地说起了深谷修道院,看门人失踪之事,将重点放在了,今晚探索深谷采石场的收获上。

“你觉得那里藏着什么?我们该怎么做?”芙兰卡将那瓶迷药抛还给了卢米安。

卢米安看着这位,没穿红靴子的同伴,笑着反问道:“你不是有答桉了吗?”

以芙兰卡的经验和见识,肯定已经想好了,后续的处理流程。

芙兰卡讪讪笑道:“我的意见?”

卢米安开起了玩笑,“这是赚到两万费尔金的机会,赶紧趁那个奇怪的僧侣回去,进深谷采石场冒险。”

简娜眼眸微转,有所明悟地确认你的意思就是,那太危险,最好不要再调查下去?

听卢米安的嘲讽多了,她已经能分辨出哪些是反话,哪些是打击,哪些是恶作剧。

“是啊。”芙兰卡接过了话题,“现在回想那个委托人的话语,我怀疑是深谷修道院内部,出了点问题,有人想掩盖什么秘密,有什么想把它戳穿,而卷入一个正神教会的内部矛盾,对任何一个非凡者来说,都是非常危险的事情。”

内部矛盾?简娜略感愕然。

卢米安笑道:“一个看门人失踪了,就失踪了,那个委托人,明显不是他的亲戚和朋友,为什么要花两万费尔金找到他?而且还说,即使看门人,已经变成尸体,也得把尸体抬到深谷修道院去,这不是在做给什么人看吗?”

简娜几乎被说服,但还是有大量的疑惑,可是采石场秘洞内,那些手和脚,很邪异,很血腥,不像是正神教会弄出来的。

PS:最后一天,求月票啊。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天才神医混都市神级修炼系统万界淘宝店万界淘宝店斗破之无上之境种仙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