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驌頗榹禽第一千五百六十六章 后记埂傞(1/1)

不让江山这本书写到现在,大概也是我遗憾最多的一本书了。

最大的遗憾说出来大家可能不信,是......我不该写这样一本书。

从开书初期的信心满满,到后来的如履薄冰,这个过程确实很煎熬。

因为长宁帝军已经写到了极致,是大宁帝国最为壮阔最为浩荡的极致。

冷子也是极致,他比丢丢儿要可爱不少,还有茶爷,比高大哥也要可爱不少。

你们是那么爱茶爷爱冷子,我也是啊,所以我不敢写的太过于类似。

这就给丢丢儿和高大哥上了枷锁,越是到后期,越是有这样的弊端,也就越艰难。

丢丢儿还好,毕竟在性格塑造上和傻冷子相似一些也能接受,可高希宁无法和茶爷塑造的一模一样。

在构想之处,高希宁的形象在我心中是一个杀伐果断且心思缜密,甚至有些阴狠冷酷的女人。

但这样一个女人写出来,实在是不讨喜吧,以至于我不断的推翻自己,所以写到后来高希宁的形象就模糊了。

有茶爷珠玉在前,高希宁的塑造对我来说实在艰难,这一点我败的体无完肤。

再说情节。

或许是因为长宁中剧透过多,当时还没觉得会有什么影响,可是开始写不让江山后才知道,这些剧透对于爽点来说是致命的弱点。

有些时候我甚至还想着,哪怕我写大楚徐驱虏,或者干脆写穿越者李先生,都要比写丢丢儿的故事简单些。

这本书没有错,错的是我的执念,本想写长宁三部曲来着,但我只能在不让江山这里戛然而止。

其实新书我本来构思的,就是大宁的第三部,一部在大宁帝国框架内的悬疑小说。

书的主角和丢丢儿无关,和冷子也无关,只是一个捡了李先生宝藏的江湖客。

可是这个故事被推翻了,我对故事有自信,但这个故事撑不起来一部长篇作品。

所以,我只好把我准备在大宁三部曲之后的新书构思拿了出来。

对不起大家,新书和大宁无关了,但新书的构想是为了应付大宁系列会导致大家审美疲劳而产生的。

我个人觉得,这样一本书的精彩应该在长宁之上,不然我不敢用来对抗自己心目中的大宁三部曲。

不让江山有太多遗憾了,比如刚才说过的角色塑造,比如说这本书从开始到结束。

还有许多小的遗憾,比如说书评区差两千多没有到十万条评论。

但所有遗憾,都会因为不让的完结而逐渐淡忘,用一句很渣男的话来说,我不是一个喜新厌旧的男人,我只是一直憧憬新的美好。

所以,年后,新书见。

最后,一个小续。

......

......

西北的风还是那么的粗糙,粗糙到让人害怕它会伤了刚刚才从土下钻出来的嫩绿。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蹲在那看着一抹新芽,摘下酒壶,朝着这棵才露出头的小草浇了一滴酒。

他看起来满脸风霜,也满目沧桑,可他偏偏还是那么帅气的一个老头儿。

“爷爷。”

一个看起来才六七岁的小男孩蹲在老者身边,他没有看嫩草,而是看老者腰畔挂着的那个东西。

“这是什么?”

小男孩儿问。

老者笑了笑,把腰畔挂着的东西摘下来,那是一个酒杯。

“这个啊......是爷爷的兄弟和爷爷分开之前喝酒用的小铜杯。”

老者把酒杯举起来,因为常年都拿在手里把玩,所以显得很亮。

阳光洒在这铜杯上,映衬着老者眼神里的光彩,山河万物的光彩都不及它。

“就这样的小杯,我和我兄弟,能喝一千杯。”

“爷爷吹牛,一千可多可多了。”

小男孩儿不信。

他伸手:“爷爷,可以给我看看吗?”

老者把铜杯递给他,小男孩儿接过杯子,拎起来绑着杯子的细绳,那被子就在半空中旋转起来。

小男孩儿突发奇想,把他腰畔挂着的那把没开锋的小匕首摘下来,在铜杯上轻轻敲了一下。

叮......

声音清脆,还悠远,悠远到好像飘荡出去万里那么远。

老者笑起来,笑着笑着,眼睛就微微湿润了。

“真好听。”

小男孩又敲了一下。

叮......

这次声音好像传的更远了,而且还有了回音。

叮......

在远处,这回音一样的好听。

老者猛的站起来,一瞬间脸色就变了,他慢慢的回身看去,手已在发颤。

远处,又来了一个好帅气的老头儿,坐在马背上,手里拎着一根细绳,细绳上绑着个小小的铜杯。

小男孩儿敲一下,他也敲一下。

叮叮叮,叮叮叮。

万里那么远啊。

可万里又算什么?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没有了
他们都在读: 都市之最强狂兵提拔玉堂金闺特种兵魂强夫之上必有勇妻吾家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