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一百三十三章(1/1)

早在宫变的那夜,淳于祈就晓得李惟元给他下了一个套子,只怕后面等谢蕴在朝中站稳脚跟之后就不会再容下他。

而果然,谢蕴慢慢的掌握了朝中大权,再不需忌惮任何人的时候,他就开始找着各种名目,逐渐的祛除宫变那夜在先帝寝宫的所有人。

淳于祈就知道,他是时候该走了。

索性前些年他被李惟元一刀扎在了肺上,这些年一直咳嗽不断,朝中众臣,包括谢蕴都是知道的。

李惟元会死遁,他自然也会。

待部署好了一切,离开京城的那日,他心中一点留恋都没有。

正值秋日,芦苇蓬蒿,秋水长天。潇潇一壶酒,按辔徐行,秋风徐来,竟是比什么都好。

淳于祈去了很多地方,领略了各地不同山川河流的美。

他年少的时候就一直跟着伯父在各地游走。他知道他的伯父表面上是游山玩水,但实际上他是在寻找他心中心爱的女子。而现在,淳于祈不知道他到底在寻找什么。

他心爱的女子已经跟她心爱的人在一起了,想必现在过的也很幸福,就算他寻到了她,又能如何呢?

实际上,在京城的时候,他曾经下令让人暗中各处寻找李惟元和林菀的踪迹,整整找寻了三年,长青过来报告,说是寻到了林姑娘的下落。

那个时候他心中是紧张又激动的,胸腔中的一颗心在砰砰的乱跳。但就在长青正要说出林菀的下落时,他忽然就抬手,止住了长青接下来要说的话。

“这件事,你只当没有听到,也往后再不必同我说。”

说完这句话后,他在长青诧异的目光中,转身就走了。

若知道了林菀的下落,他怕他会忍不住的就去找她,到时看着她和李惟元恩爱,他怕他会控制不住自己会将她抢回来,然后一辈子将她囚禁在他身边。

与其到时三个人都痛苦,还不如一直他一个人痛苦。

寂静的夜里,他就想着林菀以前对他说的每一句话,一个字一个字的回味着。时而微笑,时而皱眉,然后手抵在唇边,低低的咳嗽着。

他的咳嗽总是不见好,且越来越频繁。

思念一个人是这样的甜蜜,也是这样的痛苦。而日日朝中的大事也在嗟磨在他原就不好的身体。

不过现在好了,抛却了朝中的那些事,总算是一身轻松了。

他并没有在哪个地方定居,而是如同淳于德当年一样,走遍了各处的山山水水。

其实他心中也是存了想要遇到林菀的心思的。

走过千山万水,若偶然与她于某一处相逢了,到时会如何呢?

每当想起那样的场面时,淳于祈止不住的就会唇角弯起。

后来他到了杭州府,游览西湖的时候,见湖边有一处不高的山,就兴致颇高的爬了上去。

爬得累了,就找了个阴凉的树底下坐了。

丛林掩映中有一处民居,粉墙黛瓦,可以看到围墙内栽了一丛翠竹。

倒是个雅致的人家。

淳于祈心里这样想着,然后又看着周遭的景致。

而这时候,他忽然就看到有一个人从墙头上爬了出来。

是个小姑娘,八、九岁的模样,白衣绿裙,恍惚间便是个林中的小仙女一般。

待淳于祈看清这个小姑娘的相貌时,不由的就心中一震,猛然的起身站了起来。

这个小姑娘,跟林菀生的竟然有七八分的相像。

她这是……

淳于祈转头看长青。长青在他询问的目光中,点了点头。

她果然就住在这里!甚至现在他与她只有一墙之隔而已。

淳于祈刹那只觉得全身的血都要沸腾了起来一般,双手也紧紧的握成了拳。

他很想立时就冲过去与林菀相见,但他还是竭力的忍住了。

他对着那个小姑娘招了招手,眉宇间是和善的笑,语气极柔和:“小姑娘,你来。”

那小姑娘显然是个不怕人的。而且淳于祈的相貌生的实在是清雅出尘,看着倒像个落入凡尘的谪仙一般。

那个小姑娘看了他一会,眼珠滴溜溜的转了转,然后就走了过来,站在离他面前几步远的地方,歪着头问他:“你是神仙吗?”

淳于祈笑:“我不是神仙,我只是个过路人。”

“哦。”那小姑娘听了,有些意兴阑珊的说着,“我还以为你是神仙呢。”

淳于祈笑着哄她:“我刚刚看到你的时候,也以为你是个小仙女。”

小姑娘一听,果然就高兴了起来,笑的眉眼弯弯的。

她这个样子,更加的像林菀了。

淳于祈的声音止不住的就越发的柔和了下来:“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那小姑娘寻了个干净的石头坐了,笑着说道:“我叫安安。”

“安安?健康平安。”淳于祈微笑,“你娘一定很喜欢你。”

安安竖起一根手指摇了摇:“这个你可就说错了,我觉得我爹比我娘更喜欢我。”

“为什么这样说?”淳于祈微笑着套她的话,“都说是严父慈母。这天底下,总归是母亲对子女更好一点的。”“不,不,”安安却反驳着,“我觉得是应该是严母慈父。你像每次我爬树掏鸟窝的时候,或是将墨汁儿倒到我娘养睡莲的那口缸里,又或是拿了毛毛虫去将弟弟吓哭的时候

,我娘就总是会凶我,但我爹就总会护着我。”也许是跟淳于祈聊天聊的高兴了,安安又接着往下说,不过神情却颇有几分苦恼的样子:“每次我做了什么让我娘不高兴的事,我娘凶我的时候,我就往我爹的身后躲。但

是我爹实在是个没用的人,我娘真凶起我来的时候,见我爹替我求情,我娘便会连他一块儿也凶,我爹也只有唯唯诺诺说好话讨我娘欢心的份,一点儿用也没有。”

淳于祈想到李惟元在林菀面前唯唯诺诺,说好话的样子,忍不住的就想要笑。

以往的李惟元是那样性子霸道,掌控欲强的一个人,但现在他在林菀面前也这样畏妻了么?若这般看来,李惟元为了林菀,实在是改变了太多。

“安安,”淳于祈唇角带了一抹笑,问出来的话虽然看似云淡风轻,但其实心里却是极紧张的,“你爹对你娘好吗?”“好啊。怎么不好?”安安歪着头回答,“但凡我娘想要什么了,我爹想方设法的都会给她寻来。我娘说一句话,我爹都不敢不遵的。我有一次就听到我娘在同我爹说话,说

这世间再没有人比我爹对她更好了。还说跟我爹在一起,她觉得很幸福。还说若有来世,她还要跟我爹在一起呢。”

若有来世,她还要同李惟元在一起么?便是连来世的机会都不给他?

淳于祈黯然的垂下了双眼。片刻之后,他复又抬起眼来,面上勉力的笑了笑。又抬手轻摸了摸安安的头顶,柔声的同她说着:“你爬墙出来做什么?是想出去玩么?你这样的偷跑出来,你娘会担心的

。还是赶紧的回去吧。”

安安偏头看他,没有说话。片刻之后她忽然问道:“伯伯,你是不是认识我爹我娘?”

怎么这个陌生的伯伯言语中总是会提到她娘?而且他说起她爹来的时候,语气总是有些不一样。

淳于祈微笑:“不认识。我只是见你长的这般的可爱,想着若我有你这样的女儿,肯定是会将你疼惜到骨子里去,所以就多问了几句有关你爹和你娘的事而已。”

安安似懂非懂的哦了一声。

淳于祈又微笑着说道:“你今儿见过我的这事,答应伯伯,回去之后不要对你爹和你娘说出来,好吗?”

安安没说话,一双滴溜溜的大眼看他。

淳于祈一直面带微笑的看她。

片刻之后,安安才说道:“好吧。我就当我今天偷跑出来遇到一个神仙了。”

淳于祈轻拍了拍她的头顶:“安安乖。”

又催促她赶快的回去。

待看她又翻墙入了围墙之后,淳于祈就转身下了山。

随后他就出了塞外,终其一辈子都再没有踏入过中原一步。

薛家集有户人家,姓郭,家中虽然说不上是巨富,但也是个殷实的书香之家。家主郭文曜,是个举人,生的相貌儒雅方正,平素好的是读书画画。不过脾性怪异,多少媒婆登门,他却是一家姑娘都看不上。所以虽然年已近四十,却是妻都没有娶过

好在家中父母已亡,倒也无人催促,日子倒也过的潇洒。

一年秋日,他到外地拜访朋友。归家的途中忽遇大风大雨,借宿一家寺庙。

半夜风停雨止,空中一轮月出,极是明亮。

郭文曜就出门赏月。因闻见一阵奇异的香味,便循着那香味一直走。

走至一处偏殿中,推开门看时,见里面黑黝黝的竟然停着一只黑漆大棺木。

原来有些棺木未葬入坟地之前会先寄放在寺庙中一段时间,等过后寻了个良辰吉日再请入坟地的。

郭文曜是个胆大的人,倒也不怕。反倒是觉得那阵香味正是自这偏殿而来。

当下他在此处站了一会,便要回房安歇。

但他转身才走的两步,忽然就听得棺木中传来一阵声音,倒像是有人在里面拍打棺木一般。

郭文曜纵然胆再大,可在这黑漆的偏殿中遇到这样的事,心中也有几分害怕。

他待要转身就跑,但这时就听得声如蚊呐的声音自棺木中传来:“救命。”

且叫救命之声不断。

莫不成里面的人活过来了不成?

郭文曜这样想着,就大着胆,找了一只铁棍来撬开了棺木盖。然后果真有一个人自棺木中坐了起来。

这处偏殿南边墙壁上有一处小窗。其实月光斜了进来,郭文曜朦胧中看清那是个美貌的中年妇人。

可也奇怪,不知为何,待他看清这妇人相貌的时候,就觉得心中一动,恍惚间便觉得自己该和这妇人有夙世的姻缘一般。

他大着胆子,问那妇人:“敢问贵姓?仙乡何处?何故躺在这棺木中喊救命?”

那妇人看着他,面上是极困惑的样子。片刻之后她摇头:“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声音温婉柔顺。

郭文曜心中越发的一动。

他心中想着,古有志怪小说,言遇到一美貌佳人,多为鬼怪山精所化,难不成眼前的这美貌妇人也是什么鬼怪山精不成?

又就着斜进来的月光仔细一瞧,见这美貌夫人是有影子的,看来定然不是鬼。那是其他旁的什么精怪?

但郭文曜又看着这妇人柳眉微蹙,满面困惑的样,只觉心中怜惜不已,心中只想着,管她是什么精怪,先带了回家再说。

于是他便上前行礼,又说着:“夫人既什么事都记不起来,可愿随郭某暂且离开此地?若往后夫人想起自己的身世来了,郭某定会送夫人归家。”

那妇人看了他好一会儿,见他面色真诚,语气更是诚恳,且也不晓得为什么,她看着这人的时候心中就觉得甚是亲近。于是当下她想了想,就点了点头:“好。”

郭文曜大喜。

然后他就伸手扶了这夫人从棺木上下来。又怕天明寺中僧人会看出来,就依然将棺木板盖了回去,又将几根长命钉全都敲死了,保证再无人看破。

随后他便回房,极快的收拾了自己的行礼,又留了一锭银子作为房金,竟是携着这夫人趁夜就回了薛家集。

三个月后,郭文曜和这妇人成亲。郭文曜甚是爱怜这妇人,甚或给她取了个闺名,便叫怜怜。

一年后,这妇人生下了一名男婴来。郭家有后,郭文曜大喜,摆了三日流水席,宴请了全集的人过来吃喜酒。再几年后,忽然有一日有一俊朗男子和一美貌少妇带了两男一女两个小孩来到薛家集,见到郭夫人的时候那少女就抱着她痛哭,只说她的相貌生的和她娘一模一样,她见

了,就想起了她娘来,所以无论如何的都要认这人为娘。又赶着让自己的三个儿女叫郭夫人外祖母。

郭文曜见那男子言谈举止气度不凡,这少妇清丽绝伦,心中就知这两人绝非普通人,倒也乐意认下这门亲。还特地的摆了宴席,请了集上有威望的人前来见证。而自此后,那貌美少妇和那俊朗男子带着自己的三个儿女一年之中都要来个薛家集几次来看望郭夫人。而郭文曜有空闲了,也会带着郭夫人和自己的儿子去杭州府做客,

彼此两家倒真的亲如一家了。(全书完)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没有了
他们都在读: 岁岁有今朝芙蓉帐暖穿成嫁入豪门的炮灰受暧昧我在末世有艘航母官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