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3144章 过犹不及(1/1)

乔梁看着彭白全,“彭局長,关于田旭的案子,我有些新的想法。”

彭白全做出洗耳恭听的姿态,“乔書记您请说。”

乔梁道,“彭局,对案子的分析,我就不多说了,我相信你们开的案情研讨会已经很多了,我就说下我的一个提议,就是从现在开始,你们开始全面彻查田旭和段珏的既往关系,包括田旭当前实际控制的辉达置业跟宏星集团的所有的财务往来,把办案力量适当往这方面倾斜。”

听到乔梁的话,彭白全心头一惊,看着乔梁问道,“乔書记,这是要把案子办成经济案件吗?”

乔梁摆手道,“先查再说,也许能有些意外发现呢,说不定这会是一个新的办案方向。”

彭白全眉头微微一皱,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目光微微转动。

乔梁见彭白全没回答,不由道,“彭局,有问题吗?”

彭白全连忙道,“乔書记,绝对没问题,您怎么指示我们就怎么做。”

乔梁点点头,“嗯,那就把办案力量适当往这方面倾斜,尤其是要抽调精干的经侦人员,对了,通缉田旭一事也不能松懈了,督导组那边肯定在盯着。”

彭白全点头道,“乔書记,我明白。”

彭白全说完,面色有些犹豫。

乔梁看着彭白全,“有什么困难?”

彭白全道,“乔書记,宏星集团毕竟是黄原的企业,前些日子还上过报纸,牵扯到省里边某些执法部门对宏星集团的调查,被黄原市给硬顶了回去,我在想,咱们调查宏星集团,会不会力有不逮?毕竟连省里的执法部门都拿宏星集团没办法,黄原市都能不把省里的相关部门放在眼里,更别说咱们小小的一个达关县了。”

乔梁不以为然道,“彭局,你的顾虑太多了,只要咱们师出有名,你不用担心别的问题,即便到时打官司到省里的主要领导面前,只要咱们不理亏,那又有何惧?”

彭白全见乔梁态度坚决,点头道,“好,那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看了看时间,彭白全道,“乔書记,我先回去部署相关的调查工作。”

乔梁道,“去吧,有什么问题,及时跟我沟通。”

亲自将彭白全送到门口,目送着彭白全离开后,乔梁返回办公室,习惯性拉了拉衬衫的领口,将脖子上的一处红印挡住,这还是早上到达县大院时,司机魏浩云特地提醒了他一下,魏浩云也没敢说他脖子上有啥,只是很隐晦地说让他注意下领口,起初乔梁还有些纳闷,用车子的后视镜照了一下后,才明白是什么,作为一个在男女之事上并非初哥的大老爷们,乔梁自然知道脖子上那红印是啥,又是怎么来的,这也让他一度有些恍惚,脑袋里时不时浮现出吴惠文那妩媚动人的脸蛋,心里对昨晚那似梦非梦的朦胧记忆又多了些许笃定。

乔梁屁股刚坐下,手机就响了起来,见是冯运明打来的,乔梁接起来笑道,“冯部長,难得啊,你这个点竟然有空给我打电话。”

冯运明跟着笑,“小乔,你还有空跟我开玩笑,你怕是还不知道你们关州的天都塌了一半了。”

乔梁眨了眨眼,“什么天塌了一半?”

冯运明道,“郭兴安今天出现在了省纪律部门,随即就传出了郭兴安自首的消息。”

“啊!”乔梁惊得站了起来,“冯部長,这不会是谣言吧?”

冯运明道,“是不是谣言,你看现在还能不能打通郭兴安的电话就清楚了,而且我能肯定的是郭兴安现在确实是在纪律部门,省大院里的不少人看到他进去了,关于他自首的消息,也是从纪律部门内部传出来的。”

乔梁一时没有说话,此时他震惊得无以复加,冯运明如此说,那基本上意味着这事确凿无疑了!

冯运明接着笑道,“小乔,你自个说说,关州市的天是不是塌了一半?”

乔梁回过神来,如果是郭兴安出事,那对于关州市来说,的确堪称一场大地震。

乔梁很快问出了心里的疑惑,“郭書记怎么突然去自首了呢?”

冯运明呵呵笑道,“许是嗅到了什么味吧,你要相信人家的鼻子肯定比我们灵。”

本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被冯运明这么一说,乔梁险些忍不住笑出来,冯运明就差没把狗鼻子三个字说出来了。

乔梁沉思着,说道,“冯部長,这个事或许没我们想的那么简单。”

冯运明点头道,“是啊,这事应该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内幕,不过跟咱们没多大关系,也不对,跟你还是有关系的,这件事,不管结果如何,郭兴安肯定是干不成关州市的書记了,一把手的变动对于你们这些班子成员肯定是会有影响的。”

听冯运明提到新書记的人选,乔梁脑海中闪过市長林松原的身影,林松原这个市長也已经干了好几年了,郭兴安出事,林松原这次不知道有没有机会顶上去,而林松原对他又多有示好和拉拢之意。

乔梁暗自琢磨时,听到冯运明那边响起了电话铃声,应该是电话座机响了,下一刻,乔梁就听冯运明道,“小乔,金部長找我过去,回头咱们再聊。”

乔梁点头道,“好。”

电话这头,冯运明来到了部長金清辉的办公室,“金部長,您找我。”

金清辉微笑着朝冯运明挥手,“运明同志来了,快坐。”

冯运明轻点着头,神色恭谨地在椅子上坐下。

金清辉道,“运明同志,是这样的,省党校那边让我给这一期的学员上个课,这事本来已经安排好了,时间就在下周二,但那天我突然有个事要临时回京城一趟,只能麻烦你代我去把课讲了。”

冯运明一听是这么个事,立刻点头道,“金部長,您放心去忙您的事,这事交给我就是。”

金清辉笑着点点头,“我看你上次在咱们部里给今年新提拔的处级干部的讲课就讲得很好,引经据典,又能结合实际深入浅出,这个水平到党校去当个兼职教授都绰绰有余。”

冯运明笑道,“金部長,我就是半吊子水平,您千万别给我戴高帽子。”

金清辉笑道,“我可不是给你戴高帽子,而是说的实话。”

金清辉说着,话锋一转,突然道,“运明同志,郭兴安的事,你听说了吧?”

冯运明没想到金清辉会跟自己聊这事,下意识点头道,“金部長,我刚听说了,这事估计都快传遍大院了。”

话刚出口,冯运明连忙又补充了一句,“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在造谣,大院里喜欢煽风点火的人太多了。”

冯运明显然是担心金清辉认为他不干正事跟着瞎凑热闹,才故意这么说。

金清辉笑了笑,“事情肯定是有这么个事,但郭兴安的问题到底多严重,现在可就说不清楚了,不过如今外面怕是已经有各种编排杜撰的版本了。”

冯运明道,“人都会有猎奇八卦的心理,倒也正常。”

金清辉点点头,“是啊,正常得很,总有闲得慌的人,但有一点肯定是确凿无疑的,郭兴安这个書记的位置是保不住了。“

冯运跟着点头,这话他刚才也才和乔梁说过。

冯运明并没有注意到金清辉正用审视的眼光看着他,金清辉突然又笑道,“运明同志,如果让你到关州市去担任一把手,你意下如何?”

听到金清辉这话,冯运明一时有些愣神,金清辉竟然有让他到关州市去担任一把手的想法?

短暂的发愣后,冯运明心里随之而来的是兴奋,对他个人而言,自然是没有不愿意的道理,担任省组织部常务副部長虽然有很大的实权,但到地市担任一把手,下一步要晋升副省才会更加容易,只是郭兴安当前才刚传出自首的消息,现在谈这个恐怕还早了点。

冯运明控制着心头的情绪,道,“金部長,现在郭兴安的问题还不知道会如何定性,省里边恐怕也不会这么快就讨论新書记的人选吧?”

金清辉笑道,“我是组织部長,这个事不正是应该由我跟省里提议吗?”

冯运明怔了一下,心想自己倒是被金清辉刚刚说的话给高兴糊涂了,但冷静下来想想,冯运明心里猛地一惊,金清辉要主动把他调到下面地市去当一把手,虽说对他确实是进一步重用,但该不会是金清辉对他有所不满吧?

心里如此想着,金清辉的喜悦一下少了许多,不动声色地看了金清辉一眼,道,“金部長,是不是我的工作有哪些地方做的不到位?”

金清辉笑着摆摆手,“运明同志,你想多了,咱们虽然才共事几个月的时间,但我对你还是很满意的,所以你不要多想,我之所以推荐你到关州去担任一把手,是觉得你还有一定的上升空间,以你的才能要是一直干组织工作,多少有些可惜,到下面地市去干一任一把手,你的未来可就多了无限可能。”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都市沉浮都市风云做局桃源俏美妇女总裁的上门龙婿神魂武尊